辣文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变幻传奇-第26部分

么会被记录到这里面。
不过,在一个记忆晶石里无名看到了一句话,青龙出动乱始。无名心里很是震动,这是什么时候记录下的,难道在很古老的时候曾经有人推算出这个消息吗?若是真是如此的话,古时的修士一定比现在的修士法力高深了太多。无名一字一字的观看这个记忆晶石,不过无名苦恼的是最后十八个字他就是不认识。
不是无名不认识那字,而是修真界像是不允许那字显现出来。那字正是无名问天的时候问过的,圣人不仁,以万民为刍狗。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看完了所有的记忆晶石,无名走出了那道石门。看着天上的太阳无名伸了个懒腰,没想到自己一连看了几天。战踏向着这里边飞边喊:“宗主,不好了,花宗杀来了。”无名恩了一声,说道:“知道了,备战,一举歼灭花宗,一统环星。”
正文 第九十九章 战花不同
在刚刚休整好的山门前,两拨人马对峙着,正是以无名为首的战宗,对面是花不同带领的花宗。// 高速更新//无名看着对面的修士感觉出了问题,花宗怎么可能有如此多的炼神期修士,已经有了三百位之多。经过仔细的辨别,炼神期修士之中有三十个炼神后期、五十个炼神中期、两百炼神初期。
哈哈,花不同缓缓露出了身影,他看了看无名说道:“就算你是那人又何妨,今天这么多炼神期修士围杀你,看你如何逃脱。”无名心里大气,自己这几天没有布置阵法,分身只有四十多个,怎么也不能应付如此多的炼神期修士。
武影拍了拍无名的胳膊说道:“炼神中期的修士都交给我,剩下的你能应付了吧?”无名心里算计着,十几个炼神后期修士对付两百二十个炼神初期修士,全力的应战的差不多。若是不行的话还有战宗的炼神期修士可以帮忙。战踏走过来说道:“宗主,我战宗誓死与花宗一战,就算他们有再多外援我们也不退后。”无名轻轻摇手说道:“还是我先来,战宗弟子观战,静观其变。”
福伯在一旁听得很是赞同,这是拉拢战宗修士人心的时候,只要笼络了他们的人心,以后就不会再背叛。无名的话让所有的战宗炼神期修士很是感动,因为这个新的宗主竟然没让他们做炮灰,而是他先去战斗,让他们观战。
无名挥手向前,他体内的四十二个分身出来了,这一次他要全力应战,他要向修真界宣布他无名回来了、回来了……身子一动,无名来到了半空带着妖兽分身向外飞去,在这里战斗会毁了战宗。
追,花不同说了一句话后,带着队伍追去。飞出了五里后,无名与分身散开了向着自己的目标而去。只是五十个炼神中期修士要参战时,五个武影出现在了空中拦住了他们前进的路途。武影运用的正是她的分身第三重,瞬间化为了五个相同境界的自己。一场大战随之展开,战宗的修士全部在远处观看着。
战灵儿走到了福伯的身前,抱住了他的胳膊说道:“福伯,你怎么不上去帮忙,不怕无名出事吗?”福伯一抖胡子说道:“战踏不是让你喊我福爷爷吗,你怎么喊我福伯?”战灵儿哼道:“我不吗,那不就与无名差了一辈吗……”呵呵,福伯乐了起来,嘴角的胡子一抖一抖的。战灵儿啊了一声,哼道:“福伯你真坏,我说的话一点也没听。”福伯捏了捏战灵儿的鼻子说道:“真是个鬼灵jing,无名既然选择了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目的,咱们静观其变即可。”战灵儿眼中闪过一丝jing光,然后微笑了一下继续观战。
无名正与花不同战在一起,两者的灵器狠狠的撞击着。不过无名已经受伤严重,慢慢的落入了下风。一缕黑血从无名的嘴角渗了出来,缓缓滴在了他的青衫上。几声几乎响起,赫然有战灵儿在内。福伯做了个安静的动作,他说道:“不要惊慌,那是他体内的暗疾,还能压制的住。”经过福伯这么说后,几人才稍微安静了一下。
那黑血是无名体内淤积的血液,若是正常吐血应该是鲜血才对。无名得到战世神诀后,他已经开始修炼了此种神诀,现在发生战斗正好吐出了心口的淤血。无名笑了一声,他感觉现在的状态很好。虽然他没有刻意的修炼战世神诀,但他体内的元神多,都已经自主修炼功法,所以现在无名已经可以暂时压制体内的反噬。
两把飞剑相撞之击后回到了各自主人的手里,无名与花不同相互盯着对方。花不同心里想到,为什么无名刚刚明显吐血,现在怎么气势忽然一盛。难道刚才他说装的,还是他故作气势强盛。无名心里念叨,花不同的功法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他有灵器,我也不能快速的拿下他。
飞剑化形,花阵现。花不同喊过之后一点自己的灵器飞剑,那剑竟然缓缓化为了无数把小的飞剑,快速的包裹着无名旋转起来。
飞剑慢慢的变为了一朵朵的鲜花,甚至还散发着香气。无名开心一笑,这还真是花的海洋。只是如此美景没有女子真是遗憾,忽然身着橙裙的战灵儿飞了过来,轻轻的抱上了无名的脖子,如天外飞仙般。
无名眉头一皱,开口说道:“你,不是吧,怎么会如此这般啊,还是我瞎眼了看错人了?”忽然无名感觉脖子一疼,他赶紧运转玄黄金身,但还是被一道剑气划伤了脖子。无名开启天眼后,发现这里哪有什么战灵儿,明明全是飞剑幻化成的。
花不同看到无名的眼睛变se,惊呼道:“天眼通?你竟然有修炼天眼通的功法?”无名心里说到,没文化真可怕,天眼通如此普通的功法至于大惊小怪吗?他不知道的是,许多修士都看向了无名的眼睛,在观看天眼通有什么特殊之处。
阵势变了,花不同知道拥有天眼的无名是不会被迷惑的,还是变花阵为杀阵才是。游弋在无名周围的无数小剑露出了本来面目,它们竟然在重合着,慢慢变为了九十九个飞剑。无名看着九十九小剑身子颤抖,不愧是花宗,连数目都要追求这种浪漫的数目。
这种表情看着花不同的眼里那就是对自己的嘲笑,他啊了一声,一点剑阵说道:“花之剑阵,绝情杀,起。”九十九把飞剑盘旋着击向了无名的身子,有规律的只击他的脑袋、腹部,要灭他元神、毁他丹田。只是他的计划落空了,无名身上青光一闪,他的灵器套装护住了他的全身。
嘭、嘭,一把把的小剑击打在无名的身上,现在无名感觉没有了很吃力的感觉,或许是那把灵器飞剑化为了小剑,它的整体实力也弱了许多。嗖的一声,无名感觉右手一痛,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右手竟然被穿了一个孔,鲜血竟然喷了出来。无名封印了伤口,抬头一看那些飞剑竟然化为了丝。
这就是飞剑化丝,确实厉害,无名心想到。可惜我的黑se飞剑还没能到达这种地步,不然到可以好好的比试一番。无名的灵器套装只要双手护不住,所以花不同专攻无名的这个缺点,那剑丝直击无名的双手。
金光从无名的双手上闪烁起来,他集中了体内所有的玄黄之气形成了一双手套。因为无名在战世神诀中得到的炼神期的修炼功法正是战神甲,以前他只能修炼玄黄金身,现在可以运用更高一层的战神甲了。只是现在无名只能集中体内所有的气息运用出两只手大小的手套,还是勉强运用的。
撕拉,剑丝在无名的手套上划出了一道金光,却是没有穿破无名的手套。无名微微一笑,他看了看花不同轻哼一声,然后双手一挥,一把黑se的飞剑瞬间飞了出来向着剑丝斩去。
剑丝很多,远不是一把飞剑可比的。飞剑还不能斩到剑丝,反而被击出了无数的伤痕。花不同笑了起来,嘲笑无名战斗经验不足。无名一点飞剑,一道道佛印旋转到了飞剑的上面,然后飞剑再次向着剑丝斩去。
啪的一声,一根剑丝轻轻的被划断了,接着又是啪啪声响起。花不同心疼的喊道:“不要,不能伤害我的灵器。”只是无名才不会因为他的叫喊停下来,他继续控制飞剑去斩剑丝。
灵器回归,花不同大声喊了一句,那些剑丝直接向着他飞去,瞬间又化为了一把灵器飞剑。但本来光滑的剑,现在却像是被石头砸出了无数豁口般的样子。花不同心痛的摸了摸灵器,这是跟了他五千多年的灵器,就像是他的孩子一样。可是,现在却被无名伤害成了这样,我要为它报仇、报仇、报仇……
无名看了看yin沉脸看自己的花不同,他嘴角露出了残忍的笑容,注定是敌人自己何必心软。当初若不是看战灵儿是万灵之体,正好能了结自己的因果,或许无名早已杀害了她,那还会留下战宗的修士。至于怕找不到战宗的修炼功法,那只是来骗他们的,不然还能告诉他们自己为了了结因果。
花不同嘶吼一声,打出了一道五丈掌印击向了无名。无名冷哼一声,打出了一道佛掌。轰隆一声,一道气浪向着远处掀去,久久才现出了两人的身影。花不同的身子缓缓掉落下去,直接砸进了山石里。无名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也快速的向下落去。
正文 第一百章 情郎花衣饕餮符文
一道橙se飞过,战灵儿竟然来到了无名的身边拉住了无名的手,两人缓缓的向着地面落去。 // 欢迎来到阅读//*..*乱世靠到了战踏的肩头,她感觉很是羡慕的样子。
谁知掉落地上的花不同他的飞剑直接化作了一巨大花掌,向着天空中浪漫的两人击去。
一阵香气袭来,无名感觉自己有点眩晕。福伯的声音传来:“无名,这是花宗的**白花掌,小心。”无名屏住呼吸,在体外形成了一层金se光层来阻挡花味的侵扰。
嘭,战灵儿的玉手摸上了无名的腰间,狠狠地以法力击了一下。无名无语的想到,本想救我,没想到你反而成了累赘。轻轻一推战灵儿,她缓缓飞到了战踏身边,无名赶紧打出一道佛印直击巨掌。
那巨掌竟然化为了花瓣,快速的游走在无名的身边,把他的法力固定在了体内。无名啊的一声后,他的身子如石头般直接砸进了地面。
噗、噗,无名站了起来。哈哈,一阵大笑忽然响起,笑的无名毫不知情。明月笑着指了指无名的身上让他自己看看,无名低头一看,他怒了起来,花不同竟敢给他穿花衣。
花不同嘲笑道:“这是我花宗的情郎花衣,专锁花心大萝卜,现在使不出法力了吧。”无名听后心中气愤更盛,他仰天长啸,体内的法力、佛力快速的运转起来。不管无名怎么运转法力,他就是不能撑破那层花衣,好像这花衣就是专门用来对付他的。
无名看向了花不同哼道:“你就不怕我灭了你花宗,竟敢算计我!”花不同苦笑起来,他像是极为悲愤,他停下来说道:“我也是被迫的,为了我的女儿,我不得不这么……”
花不同的话还没说完他就彻底倒地身亡了,他的眼却是死不瞑目的看着一个方向,那里像是有他极为牵挂的事情。
无名走过去摸了摸花不同的手腕,他叹息道:“是条汉子,只是为了对付我吞下燃血丹值得吗?”福伯走了过来说道:“无名,他一定是为了救他的女儿,他的女儿应该面临着巨大威胁。”无名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难道是有人在背后cao控着一场yin谋。福伯走到了花不同的身边,右手摸上了他的眼睛,说道:“放心吧,我一定竭尽全力去救你的女儿,请你在天之灵保佑她。”
福伯说完话再去摸了摸花不同的眼,一直睁大的双眼竟然闭上了。无名轻轻一笑,世间果然多灵异,只是不知道是否有轮回?
无名,战灵儿轻轻的推了一下无名喊道。无名看了看这个jing灵古怪的美女说道:“什么事?”战灵儿伏在无名耳边说道:“那个姐姐怎么会变成了五个,这是什么神通?”说话间她还边看若雪、明月,像是怕被她们听到的样子。
无名抬头看了看一人对战五十炼神中期修士的武影,一身粉裙是如此的漂亮,招式也是如此的吸引人的目光,真不愧是光影之体。
啊,无名痛哼一声看向了身边的战灵儿,只见她撅着嘴、眼冒怒火,像是无名欺负她了一样。无名心里说到,拜托,是你捏了我一下,不要装作受伤的样子行不?
郭若雪淡淡一笑,如盛开的百合一样,他拉过战灵儿的手说道:“灵儿,让姐姐给你讲讲,他是专门欺负美女的大se狼。”战灵儿对着无名哼了一下,然后笑着向若雪走去,很快就传出了两女的欢笑声。无名摇头两下,继续观看武影对战五十修士。
武影或许感觉到了无名的观看,她的速度变快了起来。武影的五个身影出现在了五十修士的五角,组成了一个五芒阵,接下来只见阵中飘逸出数十道武影的身影。嘭嘭,一个个炼神后期的身影掉落了下落,他们已经元神消散死亡了。
一阵光影闪动,武影的又变成了一个,她缓缓飞到无名身边说道:“我的法力还行吧?”无名面露微笑说道:“从没见过你的真正实力,这次一见大为开眼。你有如此大的功劳,稍后给予丰厚奖励。”武影听后眼中都是微笑之意,像是对奖励很感兴趣。
无名的妖兽分身正大战三十位炼神后期修士、两百二十位炼神初期修士,战斗十分激烈,一道道血雨洒下,有修士的、有妖兽的。
战踏心有疑问的说道:“宗主,那些妖兽都是你的契约灵兽吗?”毕竟他还从没见过谁有如此多的契约灵兽,甚至许多修士都没有契约灵兽,他才有此一问。无名转身犀利的看了战踏一眼,直到把战踏看的发毛他才回过身来。
一声轻呼响起,战踏舒展了一下心中的憋闷,无名的眼神太犀利,刚刚压的他喘不过气。
看到自己的哥哥受欺负战灵儿不干了,她扭住了无名的耳朵说道:“横什么横,向我哥哥赔礼道歉。”无名一把把战灵儿拉进了怀里,手摸上了她的柳腰,心里说到,丫头片子,与我斗你还嫩些。战灵儿快速的挣脱了无名的怀抱,指着无名狠狠的骂道:“se狼、下流……”
明月笑了起来,她的眼睛都成了月牙状,其余几女也乐了起来,连一项看不惯无名的乱世也没有为战灵儿出头。
武影看了看无名说道:“那些全是无名的分身,也就是他自己。”啊,几人全部震惊的看向了无名,嘴巴甚至能吞下一个苹果。无名回头一看武影,心里说到,都是不肯吃亏的主,我的这个消息正好可以埋没你体质的问题。
战灵儿几人纷纷到了无名身边,询问他修炼的是不是变幻决,还是另一种功法?无名把头摇的像波浪鼓一样,他说自己的功法是别人胡乱拼凑的,只能称作伪变幻决。战灵儿亲昵的抱住了无名的胳膊说道:“能否交给我,我也要修炼。”无名恩了一声,装作若无其事,直接恨的战灵儿咬牙切齿。若雪看了看满是希冀的几人,失望的说道:“这本功法本来就不完善,无名的这残决中的残决你们你们敢修炼吗?”
说的好听些叫残决中的残决,其实就是垃圾。几人眼里再也没有了火热之情,谁也不愿意去修炼这种垃圾功法,因为这种功法充满着两面xing。若雪又说了一句话彻底打消了他们的念头,修炼变幻决的人,到最后一定会来一次分身合并,倒地谁能夺得身体的控制权还是两说的事情。
无名惊呼一声:“若雪,你快说说夺什么身体控制权?”郭若雪淡淡说道:“这是高升想拉拢我们时给的变幻决,现在给你吧。”无名小心的接过了记忆晶石,放到了空间腰带里,现在还不是看的时候。
一声咆哮响起,几人抬头看天,只见暴雷兽身子变得有百丈之大,尾巴向着前方的修士横扫而去。前方那修士祭出飞剑相抗,却是被那巨尾一下子击成了碎片。啊,那修士双臂抵挡,一声轻响那修士身体直接化为了碎屑散落下来。
呕,战灵儿竟然吐了起来,这是她恢复正常后第一次看到这个画面。无名一挥手燃尽了那些血肉,他才继续观战。那修士虽然身体消失,但元神却逃到了远处狠辣的看着暴雷兽。
无名在心里对暴雷兽说道:“用万雷灭掉那元神,也让我看看你能发挥多少万雷的威力。”暴雷兽点了点头,两只粗壮的臂膀向前一挥,咔嚓一声,两道雷电直she那道元神而去。
跑,快跑,那道元神急忙向前飞去,只是飞了不到一里,两道雷电直she在他的身上。那元神连叫声也没发出就消散在了空中,不留一丝痕迹。可是一道符印竟然飘落了下来,轰的一声,一股狂乱的气息爆发出来,那道符印竟化作了一只妖兽。
无名大声喊道:“那是饕餮,快退!”嘭,百丈的暴雷兽狠狠的砸在了地上,他咆哮一声就要继续上前厮杀,若是输给一只五丈大小的饕餮多没面子。
“暴雷兽,就算你要战饕餮,也要先把身子缩小,这么大不是找抽吗!”无名对着暴怒的暴雷兽喊道。暴雷兽变得如饕餮一样大小,两者开始了新的碰撞。
福伯对着无名说道:“你认识那只妖兽?”无名点点头说道:“何止认识,我现在的所有基本是拜它所赐。”福伯不敢置信的说道:“这样吗?那你……”无名咬牙切齿说道:“不共戴天。”福伯哦了一声,但他心里不解,怎么对自己的恩人如此的仇视。
无名心里此时却有着惊天波涛,那人身上怎么会有饕餮符印,难道有势力与饕餮有交易吗?若是如此自己的时间就不多了,他们一定会帮助饕餮提前出世。“战踏请战。”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乌龙
无名闻声看向了战场,他发现战斗已经处于结尾,无名让战宗的修士去帮他的分身对付花宗修士、外援。渐渐的外侵修士开始损落,但是也激起了他们的狂暴之心,他们竟开始自爆。
幸亏无名的妖兽分身挡住了战宗所有的修士,才让战宗没有牺牲一个修士,这也造成了无名的分身都成了重伤。
突然饕餮化为了符文然后向着远方飞去,无名大声喊道:“快截住那道符文,不能让它跑了,快……”几道身影向前追去了,但是完了一步,还是让它逃掉了。无名心里大感遗憾,现在根本不知道再去那里寻找线索,找出符文出何处。
无名对着战踏说道:“先让战宗修士疗伤,以应付即将来临的大战。然后派百名修士跟着蜂兽去占领花宗,以后环星尽归五象宗。”“一统环星,宗主万岁!”“一统环星,宗主万岁!”无名挥手道:“安静,这只是刚刚开始,只要你们跟着我,以后没有你们得不到的,只有你们想不到的!”“誓死跟随宗主!”
黑夜渐渐来临,无名正穿着花衣盘坐在床上打坐。一声叹息之后,无名睁开了眼睛,没想到这花衣如此强大,难道真是来锁花心大萝卜的吗?可是我花心吗,无名心里缓缓想着。
咚咚,敲门声,无名走过去打开门看到来人是战灵儿,无名看了看天se以晚,说道:“你有什么事吗,不能明天说?”战灵儿脸如滴血的说道:“不行,只能现在说。”无名木乃的点点头说道:“我听着,你说吧。”战灵儿抱住了无名说道:“现在你说你爱我,花衣就能解开。”
不会吧,还有如此的法宝,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无名说道:“你爱我。”战灵儿怒道:“是你爱我。”“你爱我。”“是你爱我。”“我什么时候爱你了?”“笨蛋,你还想不想脱掉衣服了?”“好吧,为了脱衣服我忍了,我爱你,花衣!”“要深情,只说那三个字。”“我爱你!”说话间无名吻上了自己胳膊上的花衣,心里说到,花衣,你再不从我身上下来,后面还有更让你恶心的。花衣一阵颤抖,接着光芒一闪出现了桌子上,化作一柄灵器飞剑。
无名推开了战灵儿说道:“谢了,快回去睡觉吧,对了,那个飞剑是花衣变得,你也一起带走吧!”战灵儿拿起飞剑直接走了出去,可是她接着又退了回来,像是被迫回来的。无名问到:“怎么了,难道有鬼?”
哦、哦,吼、吼,几声怪叫响起,接着阵阵冷风吹来,像是恶鬼出世的样子。无名无语道:“进来吧,你们六个,大半夜不睡觉到我这里做什么?”
乱世几人走了进来,直到把战灵儿、无名看的发毛,才说道:“你们刚刚在做什么?”无名一指身上说道:“脱衣服。”啊,禽兽啊,明知道战灵儿不能破身他还这样。六人纷纷鄙视无名,四女更是对他不懈一看。
战灵儿拉过几女,然后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你们都想歪了。”乱世敲了敲战灵儿的头说道:“这还不是你们装的太像了……”嘿嘿,嘿嘿,几人不好意思的走出了无名的房间,没想到闹了个大笑话。
在七人走后无名盘坐在床上,他运转起战世神决第五层功法玄黄金身,开始增强自己的身体强度。无名把玄黄炼体术以后也称为战世神决,它们本来就是一部法决,这样方便自己修炼,又不易忘记。一直以来无名的玄黄金身都不圆满,因为他缺少法决,现在他可以补起自己的缺陷了。
忽然,无名修炼停了下来,他感觉自己修炼遇到了瓶颈,他拿出一颗记忆晶石看了起来。战世神决中的一句话引起了他的注意,千锤百炼,雷劫炼体,五金融合,终成金身。无名深思了许久也没结果,自己对这些炼器材料知道的太少了,还是要找福伯问问才行。
无名又拿出了若雪给他的一颗记忆晶石,里面记录的是那个狂人正宗的变幻决。开篇写到,yu修此功法必有体质才行。拥有体质的修士才能祭炼出有体质的分身,才能发挥出变幻决的威势。
一副画面出现在无名的脑海,高升吸取薛齐的万雷本源就能祭炼出万雷分身,肯定就是这段话的原因。无名心里虽然为自己感到可惜,但是这是无法改变的,自己能改变的就是自己变强。
修炼分身需修炼元神,蜕凡期即要修炼变幻修元决增强元神,不然可能因为元神虚弱魂飞魄散。
最后写到,不过我虽天资聪颖,但是还是没能度过合体之劫,导致魂飞魄散。临死之时我本不愿留下这功法,但是这是我穷其一生的心血,我希望有人能成功,以尉我在天之灵。本人一狂生,在此不留名;若有后来人,谨记我心声。
看完之后无名笑了起来,没想到现在自己还是没能跳出那个算计圈,现在还是有xing命之危在自己面前。想想总有一天自己会和所有分身翻脸,无名就感觉心里没底,自己拿什么斗的过如此多分身?还有五象分身,虽然才祭炼了两个,但是也能要了自己的命。
既然如此,我就不必在乎那么多了,我就修习魔妖功法来提升实力,只有活下去才能去寻找心中的遗憾。无名坚定的点了点头,他拿出了魔族功法无相魔功。这是一部炼体功法,一定能增强自己的战力。
虽然一夜未睡,但是无名却是早早的来到了院中看起了ri出,缓缓间无名打起了一套拳法太极。他的样子虽行云流水,但如普通的老人没有气势,但却又有无数的气势在其中。福伯在远处学起了这套拳法,他感觉拳法虽然简单,但是却包含许多的道理。
嘭,无名打出了手里的树叶,本来柔软的叶子却是直接击穿了前方的大树,但是大树却没倒。福伯向无名学习却直接击倒了大树,在院落响起一阵巨大的动静。
战灵儿捂着嘴巴走了出来,她看着两人吼道:“你们大清早干什么,不睡觉。”福伯嘴角一笑,说道:“难道灵儿与无名一夜未睡?”战灵儿脸se一红,头也不回的跑回了房间里。
福伯笑了笑走向了无名,两人相视一笑走到了旁边的桌椅上坐了下来。喝着修真界的茶无名开口说道:“可惜没有地球的茶,不然到可以请福伯一饮。”福伯愣到什么地球,我怎么没听过,他看向了无名希望得到无名的解释。
一丝汗水从无名头上流了下来,难道福伯不知道地球就是地星吗?无名开始向着福伯解释起来,只是不管无名怎么解释他就是不懂。一会儿战踏等人也走了过来,看到无奈的无名正在与福伯介绍着什么,他们也加入了进来。
“什么,你说地球就是一个百分之七十水分、百分之三十土地的星球,那是地星?”战灵儿不信的说道。无名点点头,说道:“是的,那就是你们心中的母星。”战踏眼中尽是怀疑无名的样子,他说道:“你说谎,那是你自己编造的吧,你是不是没睡醒?”“……”一会儿几人也加入了进来,说的无名哑口无言。
无名赶紧喊出武影三女,让她们帮自己证明自己是对的。可是三人不止不给无名证明自己说的是对的,还帮助其他人说无名说谎。无名是哑巴吃黄莲,yu哭无泪,接受着所有人的批评。最后大家一致举手表决,说明无名说谎,让他讲讲真正的地星的样子。
啊,无名的嘴巴张的大大的,什么,地星的真正的样子?难道说地星还有别的样子吗?无名展开了无限的想象,一幅幅画面出现在了他的脑子里:那是无边无际的土地、海洋、一只只妖兽走在上面,一个个的华夏人飞在空中,那是如此的美好。
一股恶寒出现在了无名的心头,什么时候那些妖兽、邪魔能共存在一起,除非是没有利益的时候。福伯等人一致要求无名讲出真正的华夏情况,无名只能硬着头皮讲出了刚刚出现在自己脑海的一些画面……
当无名讲完后发现战踏、福伯等人正陷入了遐想之中。无名赶紧拉走了武影三人,苦笑着说道:“你看你们三个女孩子,怎么一起帮他们?”若雪叹息一声说道:“就算是个乌龙吧,也不能打破华夏在他们心中的地位。”
一朵烟花响彻在了空中,战踏大声喊道:“关闭宗门,启动所有的防御阵法!”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官途是魔初战之
随着战踏的声音落下,一道光层出现在了战宗的上空,瞬间封闭战宗方圆十里的位置。*..*无名不解的问福伯这是什么原因,福伯望了他一眼,告诉他那烟花是魔族入侵的信号,让环星做好防御的准备。无名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没有想到魔族这么快就打到了星盘死域的边缘,是不是接下来就会向着其它的星域进军了。
一阵话语传进了战宗:“战宗的人听着,交出无名还能饶你们不死,不然我魔族大军瞬间踏破战宗。”无名听着那声音是如此的熟悉,一个名字从他的脑海冒了出来官途。
福伯看了看脸se变化的无名说道:“无名,你想到了什么吗?”无名看了看阵外的一群修士说道:“那人名叫官途,身后有大能之士。”福伯平和的脸变得紧张了起来,一滴滴汗水流了下来。无名平静如水般说道:“不要怕,人间界有人间界的规矩,他们是不能随便出手的。”恩,战踏等人也仔细听了起来,他们也要听听人间界还有规矩,难道高境界的修士不能随意出手?
无名喝了一杯茶说道:“你们见过破空期的修士行走人间界吗?”噗,刚把茶水喝到嘴里的几人喷了出来,他们哀怨的看着无名,那也是大能之士不能出手的原因吗!
啪,无名的头上犹如被击一下,接着一群乌鸦飞过头顶。无名大声说道:“我还没说完呢,你们还要不要听了!”几人点了点头,心里说到,看你小子还能编出什么借口骗我们。
若雪轻轻一笑,说道:“不是人间界有规矩,而是有背景的修士才能享受那些待遇。或者他们不愿以大欺小,才造成了这个局面。”几人一起看向了无名,无名大汗淋漓起来,心里说到,完了完了,没想到那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
“报告宗主,魔族正在攻击大阵,我方元石不足,是否收缩防御范围?”战踏接到了下人回报,他赶紧通知无名。无名点点头说道:“现在战宗一切事务交与战踏处理,不必再向我回报。”战踏大声说道:“是,宗主。”
接下来战踏对着战宗修士下令,先让战宗修士撤退,缓慢收缩防御范围到一里,减少元石浪费。无名在一旁看的大为点头,御人之道也不相同,特别是御一人与御千人。战踏首先关心的是修士xing命而不是元石,这正和人心。
十里的阵法防御渐渐变为了一里,这方圆一里之内笼罩着战宗最主要的秘密之处,无论如何这里都是不能暴露的。虽然防御范围缩小了,可是阵法并没有因此而稳定下来,大阵还是持续的晃动。
战踏向着无名说道:“宗主,敌人很强,我们是否撤退?”无名笑着说道:“战踏,我与官途有血仇,他既然带领如此多的魔族修士前来,还会当我们走吗?”战踏摸了摸头说道:“对啊,这都是宗主你的错,让我也变笨了。”无名挥手道:“好了,官途虽然带领来了上百炼神后期修士,但我也不是好惹的。”
在所有人的震惊下无名穿过了阵法来到了空中,无名与官途相望着,眼中发出了柔情似水的目光。轰,两人之间一声炸响,福伯摸了摸胡子说道:“我还以为他们是玻璃呢,幸好不是。”战踏问道:“福伯,什么是玻璃?”福伯高深的说道:“玻璃就是玻璃,还能是什么东西。”战踏几人头顶出现了几个问号,武影三女头顶飞过了一群乌鸦,呱呱呱飞过。
无名看着对面的官途说道:“想不到你是魔族修士,难怪那次对我穷追不舍。”官途冷哼一声说道:“我可没有把你当成魔族的敌人,凭你还不配,交出金弓、金剑……”无名挥手道:“得,我看你就是没事找抽型,为什么总要抢我的宝物?”官途嘲笑道:“弱者也配拥有这样的宝物,谁会服你!”
一把黑se飞剑直斩官途,无名不再理会官途,还是比试之后再说谁强弱。官途嘴角一动,身上闪现出了一层黑se甲衣,他伸手直抓飞剑而开。啪,黑se飞剑被官途稳稳的抓在了手里,任无名怎么催促飞剑就是不能离开。
无名心里大急,难道官途以前追杀自己时就没有用尽全力,还是他已经到了皇者期?官途嘲笑道:“怎么样,你和我比不过是一个垃圾。”无名心里大怒,他吼道:“谁说我是垃圾,今天就让你看看我的实力。”
啊。无名身上散发出了一阵金光,这正是他修炼的玄黄金身,既然官途修炼的魔族功法,他必定是近战类型,无名打算好好的教训他一次,让他知道谁是垃圾。
杀,无名与官途眼中迸发出了一道实质的光芒,相撞在了一起,两者快速的冲向对方,展开了激战。官途说道:“魔功之霸绝天下,旋魔拳。”官途那沙包大的拳头直接化为了十丈大小,狠狠的向着无名击去。
哼,无名挥手念叨:“战世神决之破敌魔,开天掌。”无名的右手向前猛然一挥,一道五丈掌印向着前方劈去。
轰隆一声,拳、掌全部消散在了空中,两人各向后退了一步,显然他们势均力敌。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身影快速的移动了起来,只见一个个拳影、掌印相撞在一起,两人已经快速的动手了起来。
官途带来的修士就要上前帮忙,官途狠厉的一看那人说道:“谁也不能帮我,我自己来!”无名心里一动,想到,是条汉子,只是我们终究是敌人。
慢慢的官途与无名相距越近,两人已经能拳掌相击。砰砰之声响起,两人各显威能,缓缓间两人都受了伤害。无名更是显得狼狈不堪,他的嘴角流出了鲜血,他的右拳已经骨折两处。
无名颤抖着把右手放在了身后,但是他却笑了起来,丝毫没有受伤的样子。在下面观战的战踏等人却是心痛了起来,无名与官途这么大战就是不愿意和他血拼,毕竟敌强我弱,血拼也只会全军覆没。战灵儿在心里默默说到,大se狼,本姑娘就原谅你以前对我的调戏……
官途哈哈一笑,他略带敬佩的说道:“可惜不是我魔族之人,不然我不介意当你一命。”无名微微一笑,身上佛光亮起,说道:“谁输谁赢还是两说。”官途哦了一声,身上气势磅礴散发出来,他竟然到了炼神后期巅峰,即将踏进皇者期。无名淡然一笑,身上佛光内敛,一尊佛像出现在了身后。
魔之怒吼,官途大喊一声,张开大嘴向前吼去。刺耳的声音持续的向着无名、以及战宗修士而去。啊,战宗的低阶修士全部捂住耳朵痛苦的在地上嘶吼起来,官途的吼声竟是音功。
战踏等人就要上前抵抗,无名轻轻挥手
txt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辣文小说网www.lawen23.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