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变幻传奇-第5部分

快速的转动。巨剑狠狠的斩向了法轮,两者都在缩小,只是法轮缩小的更快。四象甚至已经留下了鲜血,撒在了圆球上。
四声痛苦的吼声响起,四象化作了人形,巨剑也变得只有十丈了。四人刚想逃走,但被巨剑划过了身躯,四人灰飞烟灭什么也没有留下。玄中子叹息一声,气息忽然暴涨。巨剑停顿了一下,继续斩向了玄中子。玄中子却是伸出双手抵住剑尖。谁先消耗完法力,谁就输了。
魔血说道:“玄中子,你已经用了密法,你抵挡不住我的。”玄中子苦涩一笑,说道:“人皇分宗的人一定会赶来的,你的目的不会成功的。”魔血眼中一狠,也使用了密法。玄中子的气息一弱,吐了一口鲜血。
无名看得很是痛苦,但只能看着,这个级别的战斗不是他能插手的。
正文 第十八章 被迫逃离
魔血发狠了起来,巨剑猛然变得只有一丈大小,一瞬间插进了玄中子的胸膛,鲜血瞬间染湿了他的衣衫。 巨剑变得只有一丈大小,玄中子的手刚好能够到了魔血,他双手抓断了魔血的双臂。两人都站在了那里,不在动弹。谁也没想到是两败俱伤的结果,但人皇宗还有个无名。魔血看了看无名,心里想到没想到一只蚂蚁能左右天平的平衡。三人没想到异变突起,薛海竟然从院落里再次飞了出来。只是他竟然控制飞剑斩向玄中子和魔血二人,要把二人撕裂。两人已经是重伤垂死,怎能抵挡薛海的攻击。两人慢慢地倒在了地上,没有了生气。薛海走了过去,看看已经断气的两人疯狂的大笑,状若痴癫。
忽然,已经倒地的两人再次站了起来,对着薛海发起了绝世一击。薛海却是飞身而起,两人的法力相撞在了一起。玄中子和魔血的身躯直接粉碎了,不见了踪影。薛海也受了巨大的伤害,衣衫尽碎。无名更是悲惨,骨骼断了近半,勉强能站住身子。
无名看着消失的玄中子,流下了泪水。玄中子等于是他的师父,传他法术,让他浏览典籍。可就是这样一位老人,却死在了自己的面前。无尽的悲愤再次划过了无名的心田,让他痛不yu生。
薛海却是把眼光看向了无名,要把他灭掉,不然事情败露了他只有死路一条。无名感觉阵阵的杀气充斥着自己,他看了看薛海,然后向着星空飞去。薛海召出了自己的灵兽青鸾,让它追杀无名。无名很是苦涩,青鸾可是有凤凰血脉,飞速极快。特别是这只青鸾还是炼神期,更不是自己可以比拟的。青鸾却是故意戏弄无名一样,忽快忽慢,让无名先希望后失望。
无名感觉离那颗圆球足够远了,就召唤了金翅分身带着本体狂飞而去。无名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躲过这一劫,但也只能竭尽全力。青鸾发现无名竟然召出来了金翅也是一惊,接着全力飞行。事实证明,无名让金翅修炼神形三变是正确的,金翅渐渐的拉开了与青鸾的距离。
终于,无名看到了一颗星球。无名一头歪了下去。金翅赶紧接住无名,把他放在了一条小路旁,他又融入到无名身子中去了。
这是一条人来人往的小道,农人下田耕作长走。不知何时,一位身着蓝衣的女子要回家去。她突然看到了一个普通的男子躺在路边,还全身的血迹,正是无名。她慢慢的走了过去,用手放在了无名的鼻尖,感觉他的呼吸很不均匀,像是要死掉的样子。
不知何时,无名睁开了他的眼睛,看着普通的房屋,他知道自己还活着。一阵轻柔的脚步声响起,无名抬头看向了门口,只见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他看到无名已经苏醒,开口说道:“你醒了。”虽然只是一句普通的话,却是让无名倍感亲切。无名开口说道:“多谢大叔相救,我无名若有机会定当涌泉相报。。”
经过交流,无名知道了这颗星球叫蓝水星,和地球差不多的星球,语言也是相似,更是有着魔、道、妖的存在。不知为何,这里也没有佛教的存在,像是突然消失一样。不过这里科技很落后,蓝水星之人大部分在修真追求长生,不是地球能比的。只有资质很差的人,不去修炼。慢慢地无名也知道了,救自己的是大叔的女儿,名字叫蓝颜。
村里的人渐渐的知道了蓝家多了一个普通的小伙子,他会去地里耕作庄稼。无名这样做是在养伤,也是想起了地球的情景。每天早起耕耘,披星而归。无名的元神收益最大,在快速的变强。
不知不觉,无名已经在这里住了一年。不知何时,无名把蓝颜装在了他的心里。而蓝颜,也觉得自己喜欢上了这个普通的男子。渐渐的,村里的人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蓝大叔也知道了这件事情。
一天晚上,蓝大叔找到了无名,向他说起了这件事情。最后,蓝大叔决定年末为无名和蓝颜举行婚礼。无名心里很是高兴,但考虑到自己已经是凝神巅峰的修士时,他就高兴不起来了。毕竟,谁也不愿意看着自己喜欢的人离世。
时间缓缓的划过空间,慢慢的就要到年末了。一天,无名把蓝颜约了出来,他要向蓝颜坦白一下。到了一片叶落草黄的树林,无名拉住了蓝颜。无名真诚的看着蓝颜,说道:“蓝颜,其实我是个修士。”蓝颜身子一颤,像是用尽了力气才站住了身子。蓝颜苦笑道:“既然你是修士,你为什么还要留在我家。你为什么欺骗我的感情,你混蛋。”说着流下了泪水,浸湿了她的衣衫。无名心中一痛,他用手摸着蓝颜的脸庞,缓缓说道:“蓝颜,我喜欢你,我放不下你。你不要哭,我教你修炼。”蓝颜淡然一笑,像是chun天里的鲜花,能融化所有的寒冷。
从那天起,无名经常带着蓝颜去小树林,教她修炼。蓝颜选的是道门功法缥缈神决,传自昆仑一脉。无名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得到的,但也没什么关系了。随着修炼,蓝颜越发的漂亮,淡淡缥缈的气息更是在她身上散发出来,让她显得不是人间人物。无名早就放出了三个分身,让他们去自己修炼去了。不知怎么回事,这颗星球上的修士没有超过炼神境界的存在。所以三兽联合,也能在蓝水星上混出一片天地。
年末,无名和蓝颜定期举行了婚礼。只是,平静的ri子也快打破了,青鸾追来了。无名不知为什么,青鸾现在才追来。但相对于无名来说,却是很大的坏消息。迫于无奈,无名告别了新婚之妻,吸引着青鸾开始了新的旅行。
那天,蓝颜眼含泪水,送别无名逃走。临别之时,蓝颜送给无名一个香包,让无名勿忘她。无名留给了蓝颜一个玉笛,上面刻有,你爱我一年,我爱你永不变!
无名又开始了逃命,他收走了金翅,留下暴雷兽、巴蛇保护蓝颜。毕竟蓝颜刚刚开始修炼,也是凡体,她需要保护。无名是没有把这些告诉蓝颜的,那是他偷偷留下的保护蓝颜的力量。
金翅修炼神形三变中的第一变刚刚入门。但此法决确实好用,无名总能逃过青鸾的追杀。但金翅毕竟比青鸾低了一大阶,法力是耗不过青鸾的。慢慢的无名被青鸾追上了,青鸾用爪在无名身上抓下了无数伤痕。本来那些爪印是要抓向金翅,但无名都是本体挡了上去。只有保全金翅,自己才能跳出去。
无名只能让金翅飞一阵,恢复一些法力继续飞行。无名每次都被青鸾打成重伤,锋无名恢复一些后,继续攻击他。无名心中很是愤怒、不甘,一只破鸟拿自己当猴耍吗?无名很想和青鸾决一死战,但只有本体和金翅无疑是以卵击石。两者追追逃逃,大约过了三个月之久。无名知道这样下去只能玩死自己,自己只能奋力一博,到了这个程度,也只能博一博。
无名选了一颗无人的星球,这样避免自己杀生,为以后度劫带来杀劫。无名拿出了自己得到的一些阵器,布置了一个五行困阵。虽然不是真正的大五行,但也能帮很大的忙了。
青鸾追到了这颗星球,它很意外无名为什么不逃了。看了一刻钟,它发现了无名的布置。青鸾眼中闪过了一丝笑意,然后飞到了阵法的外围停了下来,不再靠近了。
无名心中更是大气,怒骂道:“你个死鸟,你怎么不敢进来?”忽然无名自己的脸红了起来,自己也有金翅分身,自己也算一只鸟。青鸾开口说道:“小子,怎么不骂了,是不是想你的小情人了?”无名脑中一阵,接着面目狰狞,他看向青鸾充满了无尽的杀意。青鸾却是继续说道:“呦,恼羞成怒了,我好怕呦。但是,你的愤怒也救不了你的小情人。”无名吼道:“我要杀了你。没想到名震天下的青鸾神鸟这么卑鄙,真是丢脸。”说着就走出了阵法,要和青鸾决一死战。
青鸾神鸟轻轻挥动爪子,一道爪印抓向无名,无名赶紧用出玄黄拳术相抗。但是无名的反抗是多余的。一瞬间,无名就被打得瘫痪在地,动弹不得。青鸾却是在一旁继续打击无名,说道:“人皇宗、魔门的人已经开始通缉你了,你就是神仙转世也只能灭亡。”无名知道自己算是败了,败给了薛海。
无名问道:“青鸾,能不能告诉我你怎么知道的?”无名是不会告诉它蓝颜的任何事情的,但青鸾却是像什么都知道了。青鸾说道:“你是问我怎么知道蓝颜吧?”无名瞬间呆住了,脑袋没了思考。
正文 第十九章 收徒刀痕
青鸾看着呆住的无名,眼中尽是嘲笑之意。无名一下子没了气力,瘫软了下来。无名开口说道:“青鸾,能告诉我你怎么知道这些事情吗?”青鸾说道:“这就是轻灵之体的奥妙了,你就不要知道了。我现在就送你下地狱,让你和你的小情人团聚。”
青鸾一道爪印击向了无名,那爪印狠狠的击在了无名的身上。无名身子倒飞出去,身子更是裂开了道道伤痕。一阵阵的凉风吹来,吹在了无名的脸庞。无名打了个寒颤,他知道自己还活着。青鸾挥动着翅膀来到了无名的身边,它要对无名赶尽杀绝。青鸾到了无名身边,伸出一只爪抓住了无名,把他提到空中。青鸾嘲笑道:“小子,无论怎样做只要活着才是事实,没有什么卑鄙手段之说。”
无名闭上了眼睛,一幅绝望透顶的样子。青鸾更是对无名嘲笑不止,一只小雏怎么斗过自己。无名的胸前伸出了两只利爪,一下子抓破了青鸾的脑袋和胸膛。青鸾的身子一下子碎裂了,无名拿出了一个玉瓶接住了部分青鸾jing血。对于敌人,无名是不择手段的。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青鸾虽然身子没有了,但却有一道元神出现了。青鸾元神恶狠狠德看了无名,然后疯狂的逃走了。无名哪能放它逃掉,赶紧让金翅追杀它。瞬间,金翅和青鸾元神不见了踪影。无名低估道:“青鸾,你说的对,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无名为了给青鸾致命一击,一直忍受着羞辱。无名忍着痛苦收拾了一下战斗区域,收走了自己的阵器,又开始了逃亡。
而此时,蓝水星上的蓝颜正被魔门、人皇宗的人追捕。暴雷兽、巴蛇拼命抗争,也只能看着蓝颜被捉去了。暴雷兽、巴蛇对天嘶吼,但也于事无补。暴雷兽、巴蛇知道自己太差,所以他们退回了他们的地盘。他们决定了一件事情,炼制分身,这也是本体让他们做的事情。只要是全部元神双分,就能被本体控制,所以无名也不担心出现叛变的分身。
对于蓝颜被魔门、人皇宗的人抓走,无名是不知道的。因为他和巴蛇分身离得太远,无法进行元神沟通。无名正在忍痛飞着,他还要多跑些路途才行。来到了一颗无人星球,无名停了下来,他需要休息。无名布置了一个隐匿法阵颠倒土行阵,能和土容为一起。无名盘坐在里面,再也不想动弹。
无名等了一个月,也没能等到金翅回来。他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可能出事了。无名觉得自己太过于依靠分身了,剩自己一人时就不习惯。但没了分身,自己又拿什么与他们抗衡。无名拿下了背后的淡金se法轮,在手里摸了又摸。玄中子前辈曾竟让自己一定要把它带到修真界,亲手交给人皇宗的老祖宗。只是自己已经成了逃犯,怎么把它交给那位老祖宗?
不管受多大伤害,这个法轮都没有任何伤痕。只从找到了龙头圆环,法轮完整后,无名就不能控制法轮了。无名一直认为这法轮是个灵器,但是自己的鲜血多次流在了法轮上,自己还是不能控制法轮。无名再次把法轮背在了身后,也不知道这法轮到底是什么等级。
无名再次向前飞去,他不能一直在这里呆着。两个月后,无名又看到了一颗巨大的生命星球,能有万倍地球大小。他慢慢的落在了一个小山上,看着这颗星球的环境。这颗星球天地元气浓郁,不是其他星球能比的。
无名走向了一个方向,在路上无名看到了许许多多的修真者,境界有高有低。无名截住了一个蜕凡期的人,要了解一下这颗星球。那人带着无名来到了一家茶铺,向无名介绍起了这个星球。
无名也渐渐的知道了这颗星球叫磐星,势力分布混乱复杂,没有绝对的首领。无名心里听着很是郁闷,为什么会这么混乱,应该有头领才对。势力分为道、魔、妖,只是还是没有佛教。道,不是人皇宗;魔,不是魔门;妖,也不是妖宗。一系列的知识让无名头变得很大,自己这是来到了什么星域,怎么没有自己知道的势力呢?
那人也看出了无名不是本星球的人,那人跪倒在地说道:“前辈,请收刀痕为徒,我愿终生伺候前辈身前!”无名心神一阵,茶铺里也有人指指点点说着什么。无名听着那些话语没有说什么,只是带着刀痕来到了城外。到了一片树林,无名背对着刀痕,缓缓的说道:“我有深仇血恨,你敢拜我为师吗?”刀痕眼中闪过一丝挣扎,然后跪于地上说道:“师仇亦我仇,我愿意拜前辈为师。”
最终,无名收了刀痕为徒,并知道了他为什么拜自己为师。当无名知道刀痕看自己的脸se,判断自己是夸星域而来时,无名知道自己的情绪暴露太多了。缓缓的无名知道了刀痕的事情,他是个孤儿,没有亲人在世了。无名心里苦涩一笑,还真是难师难徒。
刀痕带着无名来到了自己的家,无名发现院落朴素,正适合修真。因为没有灵果,刀痕只能用水果招待无名。无名看着这个十几岁的徒弟,心里还是很喜欢的。毕竟无名也年轻过,现在他已经三十多岁了。无名让刀痕坐到自己身旁,他要查看一下刀痕的体资。
淡淡的吞噬之力从刀痕身上传来,慢慢的吞噬着无名的法力。无名心里大震,惊讶道:“噬天魔体!”刀痕不解道:“师父,什么是噬天魔体?”无名没有说话,只是拿出了一个记忆晶石放到了刀痕的手上。
刀痕的神念进入记忆晶石,随着观看他脸se慢慢红了起来。看完了以后,刀痕跪在地上说道:“师父,谢谢你!”无名拉起刀痕,说道:“这只是物尽其用罢了,想当初我还因为修炼这功法差点丧命。”刀痕脸se狠厉,说道:“谁敢伤害师父,我以后要他命。”无名淡然一笑,讲起了那件事情。
无名第一次去北市,被张明月攻击,还差点丧命。刀痕脸se也随着无名的讲解而变动,替无名担心。说着说着,无名也馅入了沉思,想起了当年的事情。只是那都已经是历史了,再也回不来了。
无名在这里住了一月时间,慢慢了融入到这颗星球去了。他去了一次这颗星球的拓天拍卖行,拍卖了一颗自己用不到的灵草,换取了一些丹药、元石。无名也在这里第一次知道了元石,那就是天地元气的载体。元石分为下级、中级、高级,一块高级元石等于百块中级元石,等于万块低级元石。元石能加快修炼速度,也能当交易的钱币。
由于刀痕修炼的是噬天魔决,需要以器为根基才能进阶。无名决定去拓天拍卖行为刀痕拍一件灵器,来为刀痕铺平道路。这也是无名自己的体会,毕竟他曾竟修炼此法决十多年,都没能成功。改修炼体后,他也研究了多年,修炼此法决必须有灵器为引才行。
刀痕充满了担忧,他在此星球有十几年,深深地知道灵器的重要。但无名坚持为他去冒险,他也无法阻拦。无名把刀痕留了下来,并没有让他去拍卖行,因为灵器拍到手后,可能会发生事故,无名是保护不了刀痕的安全的。刀痕看着渐渐远去的无名,他心里立誓:“师父待我恩重如山,我定永尊师父!”
在这一刻,刀痕才把无名真正的当做师父。修真界的残酷刀痕更是深有体会,他认为无名让自己修炼,也只是想着夺舍自己。但无名根本对刀痕的噬天魔体没有兴趣,无名有分身决,不可能夺舍刀痕的。那样的话,无名的分身等于是白白修炼,还要遭到他们追杀。刀痕慢慢放下心来,他开始修炼了。只要无名给他拍来灵器,他就可以快速的立足修真界了。
无名再一次来到了拍卖场的附近,他拿出了一个带黑纱的斗立戴在了头上。那斗立只是起到阻挡别人神念探查的作用,能让无名尽可能的减少被人发现真实面目。
无名缓缓的走进拍卖行,看着陆陆续续进入的人,他知道这次必须要拿出更多的灵草才行了。这座拍卖行的守门人员是凝神期,一直显示着它的地位。在一个偏僻的角落无名坐了下来,等待着拍卖会的开始。
正文 第二十章 拍卖场
两个时辰后,一声钟响传遍了拍卖场。无名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看向了拍卖台。这次,上台的拍卖的是一个二十左右的美女,此女名叫北邙如霜,分外吸引男修士的眼光。无名看着美女,心里慢慢想起了蓝颜,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不知道巴蛇、暴雷兽能否保证她的安全,自己还是尽快回去看看再行。
在无名发愣的时候,拍卖会已经开始了。第一件拍卖品是一个朱果,下面的人都疯狂了起来。那女子介绍道:“朱果,是炼制育神丹的主料之一。难道你不想借助蕴神丹进入炼神期吗,你不想拥有更长的生命吗?”随着女子的介绍,下面的人更是疯狂,不知是为了美女还是为了更高的境界。
北邙如霜说了一声拍卖开始,底价为一万下级元石,下面的人开始疯狂喊价。由底价一万低级元石,快速的提到十万低级元石。无名知道那只是一些小势力在喊价,真正的大鳄是贵宾房里的人。看着那十个贵宾房,无名知道那是十个庞大的势力,不是自己能比拟的。无名慢慢的沉思了起来,人皇宗真的在这里没有势力吗?不可能,无名多次听到了人皇分宗,他相信人皇宗一定有势力遍布在这颗星球。
正如无名想的一样,十个贵宾房里的人开始加价了。一声亮丽的声音传来:“五十万低级元石。”这一声下去,所有的小势力都安静了下来,下面的事情和他们没有关系了。又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堂堂地皇宗只愿意用五十万低级元石来买朱果吗,我魔宗出百万低级元石。”又有几方势力展开了争夺,最后朱果被天剑宗用了五百万低级元石买去了。
无名摸了摸自己的空间腰带,那里可是有十几颗朱果呢,可是自己不敢拿出来。无名再一次感觉到了悲哀,身有资源但不能用。无名忽略了那女子的声音,地皇宗和人皇宗一字之差,或许有关系,只是无名没有深入的去想。
拍卖会继续进行着,一件件的拍卖品拍卖了下去,有攻击法器、有防御法器。一件女子的饰品珠花被拿上了拍卖台,底价为一千低级元石。无名开始了喊价,一个小势力的公子也开始了争夺,那人叫并海。最后,无名用了十万低级元石拍的了珠花,并海不知为何放弃了。无名是不知道的,这样的珠花炼制很简单,在修真界是许多炼器师都会炼制的。这就是地球的悲哀,不知道怎么与修真界差距这么大。
无名丝毫没有后悔得罪了并海,为了蓝颜做这些是值得的。并海可是记住了无名,要给他一些教训才行。
四个时辰,终于要进入压轴品的拍卖了。一个女修士端了一个木盘走了上来,上面盖着一块锦绣公布,能隔断神念,不让人探查。北邙如霜拿下了红布,大家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北邙如霜的手,看看木盘上放的什么。一把jing致的短刀静静的躺在盘子上,没有一丝灵力外露。众人失望了,最多是个法器,没想到用来压轴。
北邙如霜却是淡淡一笑,如盛开的鲜花。台下的人都把眼光看向了她,那短刀远远不如她的吸引力大。无名却是感觉那把刀很有霸气,简直是蕴含无尽霸气在里面。北邙如霜说道:“这把刀不是法器。”下面的人更是震惊,不是法器,那是什么?北邙如霜继续说道:“这是一把可以升级的凡器,它能随着主人的进阶升级。”无名来到磐星也知道了凡器,高于普通人用的兵器,但又低于法器。有的凡器能升级,但也会失败。无名握了握手,到底要不要给刀痕拍下这个刀。
北邙如霜说道:“开始拍卖,底价五百万低级元石。”无名狠了狠,还是给刀痕拍下这把刀,反正暴露什么都一样。无名做好了拍卖的准备,但却是没人竞拍短刀。无名高兴了一把,可以私下交易拍卖行了。北邙如霜叹了口气,只能扯下了短刀,又开始了下面的拍卖。后面四件拍卖品,没有攻击灵器,无名只能放弃了竞拍。
当所有物品拍卖完后,修士陆续的离开了。并海走之前,眼神yin厉的瞄了无名一眼。无名感觉到了凉嗖嗖的感觉,他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一定要小心才行。
无名缓缓的来到了拍卖场的交易中心,他要和拍卖场做个交易。因为无名境界太低,接待他的人也只是凝神期的修士。当他听说无名要交换能进阶的飞刀时,眼中尽是嘲讽之意。无名拿出了一个玉盒,只见一个黑se的果子躺在里面。那人一惊,赶紧告罪一声,然后下去了。
一会儿,一个漂亮女子走来了,无名抬头仔细一看正是北邙如霜。无名站起身来,说道:“无名见过前辈。”无名一直看不透北邙如霜的实力,所以只能称她前辈。北邙如霜身子一震,说道:“无名?你是不是被人皇宗、魔门通缉的无名?”无名知道自己隐瞒不了什么,就淡淡的说道:“就是我,没想到前辈也知道这件事情。”北邙如霜说道:“虽然此星没有人皇宗,但仍然有他们的势力。”无名苦涩一笑,没想到此星球真有人皇宗的势力,还真如自己所想。北邙如霜摆了摆手,说道:“说吧,你想用黑龙果交换什么?”无名心中一惊,不是黑蛇果吗,怎么成黑龙果了。
无名也没问北邙如霜什么原因,她不会告诉自己的。无名说道:“我想换一把攻击飞刀灵器,还有那把能升级的短刀。”北邙如霜却是多给了无名许多丹药,主要是疗伤、恢复法力的丹药。无名感谢了北邙如霜,然后收了东西就要离开了拓天拍卖场。北邙如霜却是拉住了无名,给了无名一个记忆晶石,才让他离开了。北邙如霜看着离开的无名嘀咕道:“可惜没有体资属xing,不值得我们付出太多。只要……”后面的话,慢慢的没了声音。
无名把记忆晶石装在了空间腰带里,慢慢走出了拍卖行,看看有没有人堵截自己。看了一圈,无名没发现一个可疑的修士。经过半个多月的时间,无名再次回到了村庄。无名看了看有没有人跟踪,发现无人,就快速的进了刀痕的家中。但是无名没有发现他身后,始终有一人在悄悄的跟着。那人发现无名走进了一个院落,他在附近留下了一个法力印记,就退走了。
刀痕听到动静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着疲惫的无名说道:“师父,你终于回来了,我一直在担心你的安全。”无名摆了摆手说道:“这不算什么,也就一个多月罢了。”刀痕羡慕道:“是啊,和师父跨越星域来说就是小菜了。”无名笑了笑,随即脸se严肃了下来说道:“刀痕,时间紧急,我有话说。”无痕看到无名脸se严肃,就平静了下来。
无名把情况告诉了刀痕,拿出了灵器飞刀、凡器飞刀,让刀痕自己选择。刀痕听了无名的话语,也陷入了沉思之中。他也不知道怎么决定,凡器有可能失败,若成功威力一定巨大。灵器,只会有那样的威力,没有了进阶的可能了。
在刀痕思考怎么选择的时候,无名也终于有了机会来看看北邙如霜给他的记忆晶石。只是越看下去,无名的脸se越难看,慢慢的变得没有血se了。
刀痕看到了无名的变化,在一旁喊道:“师父,你怎么了?”无名看了看刀痕,压下了心中的愤怒,说道:“刀痕你决定好了吗,我要尽快帮你以器炼根基,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这一刻,刀痕感觉到实力的重要。刀痕知道自己实力弱小,就没问无名有什么事情。刀痕说道:“师父,我选凡器做根基。”
无名点了点头,带着刀痕向城外的大山飞去,要为他以器融体做根基。看着这大山,无名心里说道:“蓝颜,你可不能有什么事情。”
刀痕在无名的身边,他知道这是和师父分别的时候了,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到师父。一定要尽快提升实力,不然只能受欺辱!
正文 第二十一章 炼血门追杀
无名带着刀痕来到了城外的山脉,找了一个隐匿的山谷停了下来。无名布下了五行阵,来隐蔽两人的位置。布置好后,无名再次问道:“刀痕,你可决定了,为师只能帮你这一次。”刀痕点了点头,说道:“我决定了,师父。”无名点了点头,让刀痕盘坐在了地上,他要为刀痕以器融身。
无名身上一股气势散发出来,压得阵法内的草木直接碎裂开来。无名双手如电,十万低级元石飞出空间戒指,布下恢复天气元气的jing元法阵。浓郁的天地元气散发出来,布满了阵法之内。无名在空间戒指里拿出了凡器飞刀,意念控制划破了刀痕的手指,鲜血染红了短刀。
无名看到短刀吸足了鲜血,就喊到:“刀痕,稳定心神。”刀痕赶紧集中jing神,等着无名下面的行动。无名身影快速移动,几乎有了数十个无名出现在阵法空间。每个无名都出手拍打在刀痕的身上,以法力洗炼刀痕的身躯。刀痕的身子慢慢流出了黑se的液体,慢慢布满了全身。一刻钟后,无名感觉刀痕的身子,不再流出液体,他手法再变。
无名说道:“刀痕,再祭鲜血!”经过一段时间,短刀已经吸完了刚才的血液,所以又要刀痕再祭血液才行。刀痕的手指流出鲜血飞向短刀,再度包裹了短刀。无名看到可以了,说道:“可以了。”刀痕再次稳定心神,等着凡器如体。
无名以天地三才阵移动,以法力把凡器压入刀痕体内。本是很简单的事情,不知怎么回事短刀却是散发出了无尽霸气,无名一下子被震的口吐鲜血。无名看到突变的短刀心里很是苦涩,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但无名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控制短刀融入刀痕身躯。
不知何时刀痕睁开了眼睛,他看着满身血迹的无名,说道:“师父,要不就算了,我不要以器融身了。”无名说道:“不行,既然选择了就要去做。”无名说着气势再变,竭尽全力。刀痕看着以法力压制短刀的无名,身体忽然传出吞噬之力慢慢缠绕短刀。短刀受到吞噬之力的侵扰更是暴乱无比,甚至要自己飞走。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无名用手抛出了背后的法轮。叮的一声,法轮砸在了短刀上,短刀一个颤动。无名立即把短刀融入到刀痕体内,并说道:“刀痕以jing血包裹短刀,为师帮你把刀封印在体内。”刀痕赶紧照做,无名也是用手发出道道封印之术,耗费了所有法力才封印了那把刀。
随着无名的施法的结束,刀痕渐渐馅入了沉睡。不知何时刀痕醒了,他赶紧寻找无名,但是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无名在帮助刀痕封印短刀后,就离开了这篇区域,向着星球的另一方飞去。无名已经知道了这颗星球分为四个大陆,只要你拥有实力就能穿越海洋到对面的陆地。无名本想与刀痕告别了再走,但又怕自己舍不得,所以就不辞而别了。无名相信刀痕不会做鲁莽的事情的,一定会隐藏起来好好修炼噬天魔决。
不知不觉无名已经离开了刀痕一个月了,他慢慢的向前飞行。他虽然很想去救蓝颜,但这样去了只会送命,也救不了蓝颜。只要他们抓不到自己,一定会善待蓝颜的。无名的元神一直在增长,但他还是无法冲破桎楛,无法进阶下级玄黄炼体术。
正在飞行的无名,忽然被三个凝神期的修士挡住了去路。无名抬头看着三人说道:“不知各位道友有什么事情,挡住了我的去路?”中间那中年人说道:“小子,你在拍卖场得罪了什么人了吗?”无名脑中闪过百般念头,想起了自己曾竟和一个人争夺珠花。中年人说道:“是不是想起来了,你一个散修也敢得罪我们炼血门,我看你是活腻了。”无名脸se变冷,冷言说道:“你们想怎样?”中年人嘲笑两声,脸se狰狞道:“我看你还是自废功法,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那人话还没说完,却传来了两声惊叫。那人脑袋已经和头分开了距离,鲜血喷了其余两人一身。一把红剑出现在了无名手中,只是表面尽是血液。不知何时无名祭出了飞剑,瞬间要了中年人的xing命。另外两人知道自己看错了对手的实力,转身就向不同的方向逃。无名收下中年人的空间腰带后,立即去追那个凝神中期的青年。
经过三天的追捕,无名终于斩杀了敌人,并取下了空间腰带。无名开始向前疯狂的逃去,后面一定来了追杀之人。
一个月后,无名被堵在了一片大山区域,他静静的看着凶神恶煞的炼血门的人。只见那上百人的之中,有御空期、凝神期、还有六个虚化期的修士。一虚化期的青年修士蔑视的看着无名说道:“就是这个小子杀了咱们两个凝神期强者?”一人答道:“是的,封齐师叔。”无名一看那人正是逃走的一人,他带着人来追捕自己。
封齐看着无名说道:“很猖狂,竟敢杀我炼血门两位强者。今天不把你灭杀在此,会让其他宗门笑话我们炼血门。”无名听的很是不解,凝神期也是强者吗?正在发愣的无名忽然感觉到一股法力击向自己,他赶紧后退五米,才堪堪躲了过去。无名转身看到攻击自己的是封齐,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对手,都喜欢用手对付自己。难道把敌人摔倒在地,才能显示他们的气势。
封齐看到一击不中,再次挥手击来。无名总是尽力之下才能躲过攻击,尽显狼狈。慢慢地无名靠近了封齐,他们离得只有三十多米了。充满愤怒的封齐一直没把无名当回事,那几个虚化期的高手总觉得心里不妙。无名的身子忽然化作了残影,瞬间抓碎了封齐的身躯,拿着封齐的空间腰带向大山里飞去。无名运用的正是那变幻神虚步,快过了所有人的眼睛。
本来虚化期在凝神期之上,身体防御要更好。但是虚化期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这是修真者最怕的境界。虚化其实是虚化元神,顾名思义就是元神很虚弱。这就是无名为什么靠近封齐的原因,只要靠近了虚化期的修士,很容易至对方死地。但也有特殊的情况,不能全部这样的定论。
炼血门的五个虚化期的人,看着远远逃去的无名像是痴呆一样。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没有人去追无名。忽然,一个虚化期的强者喊到:“快追,一定要抓住他,不然封长老不会放过我们的。”所有的御空期、凝神期分成几组人员,慢慢向前追去。五个虚化期的修士却是停在了外围,交谈了起来。
无名往里飞了一段距离后慢了下来,不敢那样快速向前了。无名感觉到阵阵的妖兽气息向自己压来,他感觉自己来到了妖兽世界。快速追来的炼血门的人,慢慢的找到了无名。无名只能尽力向前跑去,希望能躲过这次危机。只是,炼血门的人太多了,总有人能找到无名。起初,无名只想躲过他们的搜寻,但受了几次伤害以后,他开始了反击。
无名利用地理位置,在不惹怒妖兽的情况下,开始了默默袭杀炼血门的修士。妖兽反而看了笑话,在一旁兴致的观战。毕竟妖兽与人类在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也不会相互攻击的。在无名隐匿在一棵树上,静静的等着炼血门的人来到。
一支十数人的队伍搜寻而来,无名看着这

Readme:辣文小说网www.lawen23.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