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网游九命猫妖操纵师-第34部分

重复着这句话。
“信不信由你!皇帝陛下地决定会在下一次宫
上宣布!”南宫月冷淡地说完这句话后,就大步地走。根本没有回头看自己的父亲一眼。
而南宫家主瘫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能动。良久后,想起给北堂家主打一个电话,询问。
刚一接通电话,就传来了北堂家主无奈地声音:“老弟,看来,我们是老了。天下该留给人打拼了。我们输了,输的很彻底……我们现在最要紧的是想办法补救……”
南宫家主听到了北堂家主地话,如同雷惊。如果说,南宫月给了他一个不小的打击,那么北堂家主所说的这番话,就是致命地打击了。
南宫家主看着电话,久久不能言语。如果不是双眼露出了无限的恐惧,别人还会以为他是一尊雕像呢。
而在同样支持皇子的北堂家族,同样兵荒马乱着。
北堂家母还在规劝着在别扭的北堂水瑶。而北堂家主只是不断地抽着烟,烦躁不安。
北堂家母苦心地劝道:“水瑶,听话,那两位皇子,是很不错的。”
“要!姑妈,人家只要嫁给表哥……”北堂水瑶的双眼都哭得红肿,声嘶力竭地拒绝道。
北水瑶还在抱着一丝希望,希冀地说道:“南宫伯父已经答应我了……”
“可是南宫悠已经脱离了南宫家族,现南宫家族已经左右不了他了。”北堂家母狠了狠心,说道:“他是不会的。”
“哼!他要是肯你倒也是一件好事。”北堂家主在一旁愤恨地说道。“他如今可是大皇子身边的红人!”
北堂水瑶赶紧擦了擦眼泪,急切地说道:“那我现在就去找表哥,他回娶我地!一定会的!”说着就要出门。
“你给我回来!”这时,北堂家主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吼道。
已经摸上门把手的北堂水瑶又折了回来,踉跄的走到北堂家主的身边,跪了下来,凄楚地喊道:“姑父……”
北堂家主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水瑶,哎……你知道南宫悠那座五行学院附近的别墅吗?”
北堂水瑶拼命地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表哥有时会住在那里的。”
“可是,你知道现在房主的名字写地是谁吗?”北堂家主把北堂水瑶扶了起来,问道。
“当然是表哥的名字,不是吗?”北堂水瑶的声音都在颤抖,然后紧紧地住了北堂家主的手腕,不敢相信地说道,“难道,会是她的?!”
北堂家主沉默地点了一下头。
“水瑶,所以,你还是放弃吧。”北堂家母半抱着北堂水瑶,怜惜地抚摸着北堂水瑶苍白地脸颊。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我有哪一点比不上她?!”北堂水瑶在北堂家母的怀里哭得泣不成声。
北堂家母不断地安慰着北堂水瑶:“当然是我们地水瑶最好了。只是那南宫悠没有这种福气。”
“哎!……”北堂家主站了起来,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罢了,水瑶,我也不求你嫁给那两位皇子中的任何一位,只希望你能开心。过几天宫里就会有一场舞会,那时你会找到比南宫悠更好地人的。”
“不!”这时,北堂水瑶突然,从北堂家母地怀里,站了起来,赌气地说道,“我一定要嫁给那两位皇子中的一位,我要让表哥后悔死!”
“好,水瑶真是好样的!我们北堂家族的兴衰可就要交到你的身上了。”北堂家主兴奋地在屋里来回地走着不停。北堂水瑶的美貌是公认的,甚至二皇子也在惦念着她。不过,现在的二皇子已经没用了,此时的目标就是大皇子或三皇子……
“我一定会成功的!”现在的北堂水瑶的身上除去了柔弱的气质,反而平添了一丝莫名的硬气。
“还是水瑶贴心啊。”北堂家主赞叹道,突然眉头紧皱,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澈儿呢?”
北堂家母赶紧答道:“他还在陪莲逛街呢。”
“南宫莲?”北堂家主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愤恨地说道,“把他给我叫回来!”
立刻,就有人打电话通知北堂澈回来。
大约20钟后,北堂澈一脸疑惑地走了进来。
“你干什么去了!”北堂家主严厉地喝道。
北堂澈解释道:“我去陪莲去了,毕竟最近生了那么多的事,她的心情不太好。”
“以后不要去找她了。”北堂家主断然地说道。
“为什么?”
“准确的说,是以后,不要任何南宫家族的人来往。”北堂家主一脸严肃地重复道。“现在是特时期,大皇子即将登基,我们最好还是和南宫家族撇开一点比较好!”
“你的意思是说要我放弃南宫莲?!”北堂澈抬头问道。
北堂家主教训道:“澈儿!大丈夫就要冷酷无情,不要为了儿女情长而妨碍了大业!”
北堂澈盯着北堂家主,像是从来都没认识过一样,慢慢地打量着他。然后,痛心地说道:“先是依辰,我听从了您的话,我放弃了那段感情,可是我又得到了什么?!直至现在,我每当看见她和南宫悠在一起,我的心还在痛……现在您有要我放弃莲,您到底把我的感情当做了什么?!”
“澈儿……”北堂家主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北堂澈打断了。
“父亲,我已经为了你放弃了太多太多了。不管是爱情,还是其他事上……”北堂澈仿佛下了狠心,坚定地说道,“这次,我不会再听您的了!……”
北堂澈说完这句,就跑了出去。
“澈儿!”北堂家母着急地想要追上去。
“给我回来!”北堂家主吼道。北堂家母走到门槛上的脚又收了回来,只是凄楚地盯着自己的丈夫。
北堂家主虽然有些疲惫,但还是断言道:“澈儿,他迟早会会回来的。他会现,没有北堂家的大少爷这个身份他会没法生活的……”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m,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萨兰的沙漠玫瑰的花语
在南宫悠的别墅中,
南宫悠挂断了和三皇子李洛风的电话
这时,依辰开口问道,“是他们要求你,这项计划不能告诉别人的?!”
宫悠~声应道,“这件事少一个人知道,就多了一层的安全。”
片刻后,依辰抬,说道:“现在可以去花圃了吧?”
“你没有生气?!”南悠欣喜地说道。
“为什么生气啊?!”依辰笑着,:问道。“这种事的确是知道的人多了,你们会有很多的麻烦的,毕竟,这事关着两位皇子……”
南宫悠也颇感慨地说道:“是啊,一步错,便会步步错。主动也会转化为被动。处处受人压制。”
停顿了片刻,南宫悠有着别有深地说道:“那我们现在去花圃吧,我可是有样好东西让你看看。”
“不是萨兰~漠玫瑰依辰兴奋地说道。
南宫悠不作回答。只是含笑语。
于是。依辰怀揣着一丝疑惑。开心:跟在南宫悠地身后。向别墅旁边地花圃走去。
花圃准确地说。并不应该叫做花圃。应该说是一座大型花房。而这座花房。几乎占据了整个别墅地三分之一地面积。
南宫悠在不断地介绍着。“这是用星际最好地高能晶做地花房。可以有效地吸收阳光。而不会对植物地生长产生干扰。另外。屋顶和墙壁地设计是可以打开地。”说着。南宫悠就按着花房旁边地一个按钮。立刻。花房一边地屋顶和墙壁开始迅速地向旁边移动。露出了花房大约一般地面积。
南宫悠解释道:“这一半是阳生花卉。而另一半是阴生花卉。”
“你还了解植物地特性?!”依辰有些吃惊地问道。
宫悠有些尴尬地摸摸了鼻子,说道:“我只是知道一点皮毛,大部分都是花农在管护地。”
依辰走进了花房,兴奋的看看左边金黄|色的郁金香,又瞧瞧右边的粉红色的半日莲,最后,目光定格在了那棵火红色的萨兰的沙漠玫瑰上了。
萨兰的沙漠玫瑰没有叶子,花朵是从狭窄地手掌般大小的石头缝中生长出来的。低矮的绿_顶端开着碗口大小的花朵。如果不仔细看,还会以为话是直接长在石头上地。所以,萨兰的沙漠玟瑰又有一个别称,就是石头花
火红色的花瓣就像是一团燃烧地火焰,是那么的激烈,那么的火热。但是,花瓣又是那么的单薄,微风吹来,她就像是在翩翩起舞。中间是一簇高立地金黄|色的花蕊,散着阵阵浓郁的香气。
“好漂亮啊。”葡萄把沙漠玟瑰捧在手心里,仔细地打量着它。依辰惊喜的现就在这小小的石头上面还有一个小小的花骨朵。
依辰兴奋地问道:“你是从萨兰找来地吗?”
“嗯,我是特意从萨兰的种植商那里挑选出来地。”南宫悠看到依辰着么兴奋的表情,也开心地笑道。
“可是,它应该不好养吧。”依辰自言自语道,“它每天地水分绝对不能差距1毫升以上,而且还要保持20个小时以上的日晒……”
“那么你愿意照顾它吗?”南宫悠像是下了很大地决心,快速地说道。然后,神情忐忑的等待着依辰的回答。
依辰有些疑惑,为什么平时那么淡定的南宫悠现在会这么忐忑不安,但,还是开口拒绝道:“我也很想照顾它,可是宿舍里没有那么好的条件……”说着,依辰又恋恋不舍把萨兰的沙漠玟瑰放回了原地。
这时,南宫悠突然,异常认真地说道:“依辰,嫁给我吧。”
“什么?”依辰顿时,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里听到的话,毕竟上一刻话题还在萨兰的沙漠玫瑰上,怎么现在又突然在向求婚?一定是听错了……
南宫悠把依辰的身体扳正,再次认真地说道:“依辰,嫁给我吧。”南宫悠看着还在呆愣的葡萄,笑道,“你应该知道萨兰的沙漠玟瑰的花语吧。”
萨兰的玫瑰的花语?一个答案,立刻,浮现在了依辰的脑海中,顿时,涨红了脸颊。
南宫悠调笑道:“如过你不吭声,我可就当默认了……”
“随你的便。”依辰立刻抬头,白了他一眼。轻声说道
萨兰的沙漠玫瑰的花语就是,请你嫁给我,好吗?
……
下暖暖的阳光照耀在花房中,还不时的从花房中传来了欢声笑语。
但是,却有一个人正在焦急地在门外徘徊。
那个人正是北堂水瑶,她虽然是在北堂家主面前信誓旦旦的
得两位皇子的心,但,她还是在抱着最后一丝的希望堂家主说的不是事实。只有自己亲眼看见,才会相信。
人啊,就是这么的复杂……
片刻后,果然如北堂水瑶所希望的一样,南宫悠拉着依辰笑容满面地走了出来。
南宫悠不~依辰的耳边说着什么,依辰在一旁眉开眼笑的。
北堂水瑶抓紧大门的栏杆,凄厉地喊道:“表哥!——”
南宫悠转过头,看到了北堂水瑶。北堂水瑶的心里刚燃起了一丝希望,但看到表哥皱着眉头的样子,心里顿时透心凉,那一丝希望也顿时,沉入了谷底。
“你去看看吧,。”依辰推了推宫悠,轻声说道。
南宫悠深深:看了一眼,依辰,说道:“那好吧。不过,我们要一起过去!”
“可是……”不等依辰拒绝,南宫悠已经着依辰向大门口走去。
当北堂谷雪看到南宫和依辰一起过来时,顿时,一股无名火从心底冒了出来。
“表哥,我有些话要和你!”说着,北堂水瑶还气呼呼地瞪了依辰一眼。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南宫悠说话,然还是带着微笑,但是还可已看出一丝隐藏在眼底的不耐烦。
北堂水瑶半是酸楚,半是怨恨地说道:“表哥,你真的要娶她吗?甚至还把房主的名字改成她的?!”
依辰也诧异地看着身边的南宫悠。
南宫悠递给她一个‘的确如此’的眼神。然后,又对北堂水瑶说道:“对啊,我把房子改成未婚妻的名字有什么不对的?!”
“可是,表哥……我喜欢你啊……”北堂水瑶抓着南宫悠的衣服,疯狂地喊道,“绝对是我喜欢你的多一点……”
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兄妹。南宫悠忍着最后一丝不耐烦,耐心地劝导着北堂水瑶,“水瑶,感情的事,是双方的事,不是你愿意就行了……”
北堂水瑶突然冷静了下来,说道:“也就是说你现在不喜欢我……”又用手指指着依辰,说道,“你喜欢的是她?!”
宫悠无奈地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北堂水瑶眼波流转着,转眼间,转变成了满脸的笑意,说道:“那可要恭喜你们了,希望你们白。”白头到老这四个字就像是被硬生生地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样。说完就迅速地跑走了。
依辰盯着北堂水瑶远去的身影,皱眉问道:“你有没有觉得北堂水瑶有些怪怪的?!”
“嗯,她前后之间的落差也太大了。”南宫悠仔细地叮咛道,“总之,你这几天要小心些。”
辰也点头答应着,毕竟人家是贵族,而自己只是一个刚刚脱离孤儿院的平民。
“对了刚才她说的房主是怎么回事?”依辰抬头问道。刚一抬头,依辰就正对上了南宫悠盛满笑意的双眼,不由得感到了一阵的眩晕。
南宫悠含笑道:“我把这座别墅的房主改成了你的名字。”
“为什么?”
“你不高兴吗?”南宫悠反问道。
依辰良久后,缓缓地吐出了这几个字,“无功不受禄。”
南宫悠伸手抱住了依辰的腰,声音中出现了无限的诱惑,“我只是希望你以后能把这里当成一个家。”
葡萄这时轻咬着嘴唇,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让时间静静地在身旁流逝着。
……
“我要走了。”依辰看到太阳已经开始渐渐地偏西,便开口说道。
南宫悠开口挽留道:“一会儿蔷薇也要来,吃完晚饭再走吧,”
“了。
”依辰断然拒绝道,突然依辰的表情又开始变得阴沉,“我晚上要上游戏去教训几个人……”
南宫悠挑眉问道:“就是在你店里铺捣乱的那几个人?”
辰点了点头。
“那可要你小心点,我送你回去吧。”说着,南宫悠就又打开了飞船的引擎系统。
当在~门口依辰和南宫悠分别后,葡萄看到信箱上有来信显示。便手指轻轻地按了上去,信箱的门便“咔嚓”地一声打开了。
在信箱里静静地躺落这一束黑底金边的请帖。打开一看,现居然是明天皇宫舞会的请帖。
应该是南宫悠派人送的吧,也真是的,不当面给自己,还派人送过来……依辰有些不满地嘟囓着,然后毫不在意地就把请柬放在了书桌的抽屉里。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放他一马
葡萄躺到游戏仓,登陆后,转眼间又回到了皇城。
葡萄首先去了杂货铺,呆了片刻后,就一边逛街一边慢慢地走向府衙。承世中的确添加了不少的学校,从窗外,还可以听到朗朗的读书声。还有一些NPC在议论着明天皇宫舞会的事,估计这就是游戏新请来的人吧。
“葡萄小姐。你来了。”县衙大人殷勤地走了出来。
“我把钱拿来了。”葡萄一本正经地说着,“钱可以给他,不过他要先撤诉!”
县衙大人一边擦着头上的汗水。一边说道:“可以一手交钱,一手撤诉吗
“可以。”葡萄说道。
“那我马上把他过来。”说着,县衙大人就开始招呼外面的门卫,要传唤墨离。
可是等了许久,也没有见墨离的影子。而葡萄这时已经喝了第三杯茶了。
当县大人命人端第四杯茶时,葡萄挥了挥手说道,“不用了,既然这么久。原告都不来,是不是可以直接撤诉了?”
县衙大人是急得满头大汗。这时,那个侍卫终于跑回来了。
“人呢?”县衙大人急忙迎去。粗声粗气地问道。
侍卫急忙跪在地上。道:“回大人地话。原告说要直接撤诉。不要罚金了。”
“什么?他不要了?!”衙大人顿时。瞪大了双眼。
“那我地酬金呢?!”县衙大人发泄般地踢了踢地上地侍卫。
侍卫头上直冒冷汗。但也不敢吱声。
“酬金?”这时。葡萄凑了过来。打趣道。
县衙大人的头上冒出了更多的汗水,支支吾吾地也说不清。
依辰又坐回了椅子上,自信满满地说道:“那么他给了大人多少的酬金,我给双倍!”
“真的吗?”县衙大人地眼睛都在放光。
“当然是真的。”葡萄笑着,悠闲地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子。
“他说要给我1万个水晶币。”立刻,县衙大人就凑了过来,贪婪地说道。
“那我给你2C0万个水晶币。”葡萄说着,就把钱打到了县衙大人的账户上。
当县衙大人看到户头上金光闪闪的数字后,更加殷勤地说道:“葡萄小姐就是大,我现在马上撤诉,以后有用到在下的地方,请尽量开口。”
葡萄站了起来,说道:“好。既然县衙大人开口了,那么我也就不客气了。现在正有一件事,需要县衙大人的帮忙。”
县衙大人笑嘻嘻地说道:“什么事?在下一定照办!”
葡萄慢条斯理地说道:“就是那个墨离,他诬陷我,还下告状,是不是要给他一点惩罚呢?”
立刻,县衙大人就说道:“当然,他竟然愚弄本官,理当捉拿。来人啊。”
刚说完,就从门外进来了两个侍卫,齐声喊道:“大人!”
“你们速去贴通缉令,捉拿异人墨离!”县衙大人摆足了官威,对他们吼道。
“是!”那两个人声答道。
等到侍卫离去,县衙大人又凑到了葡萄的身边,说道:“葡萄小姐,您看是否满意?!”
“~。”葡萄满意地点了点头。说着,就向门口走去。
这时,葡萄回头对县衙大人说道:“还有,我希望可以慢……慢地捉拿他,”
“下官明白。”县衙大人J笑道。
当葡萄走出了县衙以后,边走着,边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
玩家被通缉后,是不可以进入皇城的。依辰看了府衙给的有关墨离地资料,他只有1转30级,那么他大概就在冬拥湖的附近,相信,那些捣乱的人应该也在他的身边。
他们拿走了自己店铺里的那么多的东西,自己是绝对不会轻饶他们的,对了,还有刚才的200万水晶币,也要算到他们的上。
当葡萄走到了冬拥湖附近,打开了承世地图,果然发现了墨离地名字。仔细地查看了一下他身边人的名字,很巧,剩下的5个人也都在。
葡萄嗤笑道,正好,这下子,不用一个一个的找了……
葡萄慢慢地靠近他们。大声喊道:“墨离!”
听到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墨离立刻回过头来,但仔细一看,并不认识。
“你是谁?”墨离疑惑地问道。
“你不记得了吗?”葡萄笑道,“你可是欠了我200万两水晶币呢。”
“胡说!”墨离生气地吼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怎么可能找你借钱?
“漂亮mmm,你还是快走吧。”其中有一个看上去很是轻佻的战士,轻轻地吹着口哨,打趣道,“如过你是想要通缉令上的那笔奖金的话,你还是放弃吧。”
“你可也欠我的钱呢。”葡萄轻笑着,慢慢地靠近着他们。
“不可能?!”那个轻佻的男子吃惊
起来,喊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你是找茬地吗?”这6个人中惟一的女子,千雪早就看葡萄不顺眼了,大声嚷道。
“没有啊。
”葡萄无辜地说道,“你们就是欠我的钱啊。你们知道杂货铺地药材值多少钱吗?再说了,你们还拿走了那么多的水晶币!”
“你是菊下楼和杂货铺地店主,葡萄?”墨离的声音都在颤抖,脸色也苍白。
“对啊。”葡萄还在眯眯地说道。
千雪很不服气,还在叫嚣,“她有那么厉害吗?不过是一个瘦弱地女孩子……”
“雪儿,给我闭嘴!”墨离吼道。
“哥~”雪委屈地叫着墨离。
墨离小心翼翼地盯着,注视着葡萄表情地变化,发现葡萄还是笑眯眯地,于是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我们把东西还给你。你放过我们,可以吗?”
“你说呢葡萄讽刺道,“果有人偷了别人的东西,却说只要把东西还给了失主,就不用受到惩罚了,你说这可能吗?!”
墨离看到葡萄肯善罢甘休,便痛快地说道:“罢了,你有什么就对我来吧。不要伤害我的朋友和我妹妹。”说完,就摆出了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
“老大!”
“哥哥!”
葡萄在一旁冷笑道:“英雄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我跟你拼了。”千雪气愤地喊道,“五雷轰顶!”
可是,千雪地攻击和浮云若梦的攻击相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葡萄根本就没有躲闪。只是冷笑着。
“好饱啊。”雷趴在葡萄的肩上,满足地拍了拍他鼓鼓囊囊的小肚子。
“兄弟们,一起上!”这时,一个胖呼呼,软绵绵的男子冲大家吼道。“我不信我们这么多人还对付不了一个小女孩!”
还不等他们反应,葡萄就冲墨离喊道:“藤条束缚!”
立刻,几根藤条向墨离飞去。俗话说,擒贼先王,先抓住墨离,就一切都好办了。
“不!哥!——”雪儿飞快地冲了过去。拦在了墨离的面前,结果,藤条把她缠了个结结实实的。
“千雪,你这是做什么?!”墨离冲千雪大声吼道。然后,拼命地撕扯着藤条。其他人也在帮忙用匕首割断着藤条,可是藤条把千雪捆绑的很紧,生怕会伤到千雪,所以大家使用匕首,都十分小心。但,现在,千雪已经变得气喘吁吁了。
千雪看着墨离,断断续续地说道:“哥,平时都是我给你惹麻烦,你帮我,这一次该让我救你了。”
墨离急切地说道:“不用,哥哥照顾妹妹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
现在,千雪似乎只有一口气了。不断地翻着白眼,说道,“哥哥……”
就在这时,藤条松散了下来。千雪猛烈地咳嗽着,而,墨离急忙扶住了千雪。
葡萄撇了撇嘴,说道:“罢了,我今天心情好。你们告诉我是谁主使你,还有把你们地东西都还给我,我就放过你们。”
“你的东西我们分文未动。”说着,墨离就把葡萄的那些东西掏了出来。“至于主使……”
墨离犹豫了片刻,还是说道:“是我的主人,南宫家主。”
冷哼了一声,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
于是,墨离赶紧扶着自己的妹妹和朋友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
当依辰退出了游戏,还在静静地思索着。这件事的主使真如自己所预料到的一样,就是南宫家主。哎,不过,自己一人之力是无法对上南宫家主的,连南宫悠也只能选择逃脱……而不是反抗。
这时,依辰突然会心一笑,不过,现在南宫家主应该也很头痛吧。不管是南宫悠的事,还是大皇子继位这件事……
这时,传来了电话地铃
是蔷薇的电话。
“喂,你好。”
立刻,就从电话中传来了蔷薇兴奋的声音,“依辰,你赶快来学院街55号!”
“干什么啊?”
蔷薇兴奋地说道:“我帮你看上了一套礼服,好可爱的说。”
“我不要依辰淡淡地说道。
“怎么可以不要?!明天可是要参加皇宫里的舞会。你赶快来啊,我等着你。”说完后,蔷薇就急冲冲地挂断了电话。
依辰听着电话中的嘟嘟声,很无奈,也只能换了一身衣服,准备去蔷薇刚才说的地方。
临出门时,依辰想了想,还是决定拿出防狼试剂,以防万一。
当依辰即使飞船直奔学院街55号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身后还有一架飞船趁着夜色在偷偷摸摸地跟踪着她。
正文 第二十九章 被掳
院街很是热闹,两侧都是繁华的商铺,中间的马路可以并排3,飞船。\首/发
学院街尤其在夜晚会更加热闹。在学院街,因为周围都是休闲到的人群,所以飞船是不可以随意降落的,必须在指定的地点降落。
飞船指定的停靠地点,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盏路灯不亮了,使这片的路面都显得昏暗。依辰看着前方大约200米远灯火通明的学院街,觉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便让飞船降落了下来。
就在依辰刚刚把飞船折叠起来,放进口袋的时候,突然,一个带着药水味道的白色手帕紧紧地捂住了依辰的嘴巴。依辰在迷蒙中仿佛看到了2个带着墨镜,身穿黑衣紧身衣的男子。
当依辰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在一个梦幻般的房间里。低头看了看,还好身上还自己穿的那套衣服,
整个房间的颜_并不是梦幻般的粉红色,相反房间的颜色体系是淡淡的草绿色,就仿佛置身于大自然中。房间内很多,但是摆设的东西却很少。只有依辰正躺着的整张大床和一组淡黄|色的衣柜。
床的右侧是一扇巨大的=地窗。大大的落地窗正打开着,虽然是在晚上,但,当微风吹过这个房间里的每个角落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寒冷。
依辰想要下去,可是刚刚下床走了不到两步,就走不动了。回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脚踝上被绑上了一个细窄链子。银链子的另一头,被绑在了床头的柱子上。
依辰使劲扯了扯,银链子一点事没有,只有自己的手觉得生疼。打开一看,整个手掌都变得红通通的了。
就在这时,有人推开了。依辰也赶紧摸出了防狼试剂,以防万一。
居然是东方傲!
“怎么会是你?!”依辰质问
东方傲挑眉问道:“你以为谁?!”然后有盘着手问道。“难道你以为会是北堂水瑶那个蠢女人?!”
“:。”依辰没有回避问题。反而很干脆地答道。“毕竟我和她有一些过节。”
东方傲嘲讽地笑道:“那个蠢女人倒是真地派了2个人想把你抓走!”东方傲地表情变得阴狠起来。“可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一直派人跟着后面!发现他们居然对你用药。我地人就救了你。”
“你派人跟踪我。还是跟踪他们?”依辰直勾勾地盯着东方傲。问道。
东方傲笑着反问道:“你说呢?”
一时间,整个房间都静悄悄地。
这时,葡萄拈起了那根银链子,又问道:“那你既然救了我,又为什么要用这根链子拴住我?!”
又是沉默,比刚才延续的时间更长
东方傲终于开口了,却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你喜欢这个房间的颜色吗?”
依辰看了看着淡淡的绿色,诚实地说道:“还好。”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这个房间地颜色的。”这时,东方傲就像是一个被夸奖的小孩子一样,开心地笑道,“毕竟你那么的喜欢植物,我就觉得你会喜欢这种颜色的。”
依辰急切地喊道:“不要岔开话题,你到底为什么要用链子拴住我地自由?!”
东方傲一言不发,只是慵懒的靠在床头,直的看著依辰,漆黑地眼眸深处恍若有迷蒙的雾气。
“为什么要拴住我?”依辰又焦急地大喊道。
这时,东方傲的眼眸中像是在聚集着一场暴风雨,声音很是阴沉,“为什么!”
瞬间,疯狂而粗暴的吻瞬间席卷了依辰地唇,依辰惊恐的睁大眼睛,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窒息。
手无力的被他按在床上,越是挣扎,他的呼吸就越是沈重。
更不幸的是,防狼药剂被东方傲发现了。东方傲的眼中出现了一抹不屑,就立刻把防狼药剂丢地远远的。
“乖,张开嘴巴。”他看著依辰,漂亮地眼眸里氤氲著幽邃的雾波。
依辰咬紧下唇,狠狠地盯著他。
“你现在应该知道为什么了吧。”东方傲的手滑过依辰地脸颊,唇边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依辰睁大眼睛望著他,眸中几乎冒火。吼道:“放开我!”
“不放!”东方傲的声音出人意外的平静。
他现在的身上有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黑暗的气质,他越是平静,依辰的心里越是感到不安。
这时,东方傲附耳用冰冷的声音,轻声说道:“我是不会放手的!不管你今后,是不是嫁给南宫悠!”
依辰一愣,下意识地低下了头。
这时,传来了“咚咚”两声敲门声。东方傲深深地看了依辰一眼,便下床开门去了。
而依辰还在胡思乱想着,东方傲为什么会知道南宫悠向自己求婚的事?!难道他真的在一直监视着自己?!
这时,从
了东方傲的惊讶声,“怎么是你?”
依辰抬头一看,站在门口的是一个衣着华丽的年轻人。他的五官并不是很突出,但是整个面部表情显得很严肃,郑重。
他也正好看到了床上的依辰,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我现在要把依辰带走!”
声音也是依辰所熟识的。但是,依辰却想不起来他是谁。
“难道不行吗?”他的表情没有变化,但是依辰却感到语气里隐藏着威胁。
因为东方傲是着依辰的,所以,现在依辰也无法看到东方傲的表情。只是隐隐地感东方傲会放自己走的。
“可以。”良久后,东方傲缓缓:从牙缝中挤出了这两个字。
那个年轻人;过了东方傲,来到了床前,神情缓和了些,伸出了一只手,说道:“依辰,我们走吧。”
“嗯,谢谢。”依辰答道。但是并没有握那个年轻人的手,而是径自下了床。那个年轻人皱了一眉头,收回了手。片刻后,才又松开了眉头。
依辰走了两步,就走不了。
银子限制住了依辰的动。
时,那个年轻人竟然在命令东方傲,“东方傲,打开它!”
而东方傲竟然乖乖的照做,从衣服里掏出了一把精致的小钥。
“我来开,就好了。”说着,就准备把依辰想要从东方傲的手里拿走那把钥匙,却被东方傲躲开了。
东方傲轻声说道:“我来开就好了。”
“咔嚓”地一声,银链子就解开了。
“还有这个呢。”依辰指着脚踝上的这个银色圆环,说道。
东方傲很干脆地说道:“这个解不开。”
“好了,我们走吧。”这时,那个年轻人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辰急忙跳下床,就要往门口奔去。在经过东方傲的身边时,听到了东方傲的低语,“那个啊,可是我专有地记号!”
当依辰走出房门后,还是感到了一丝莫名的紧张。大概是因为东方傲那句莫名其妙的话吧。专有的记号……让人不寒而栗。
当依辰走到一家豪华的飞船前时,还没有清醒过来。只是呆呆地站在飞船的前方,完全没有要上去的意思。
“你不上来吗?”声音里带着一丝明显的怒气。
依辰一怔,这才回过神来。
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非常豪华的飞船面前。它很大,至少有1C0平方米,材料也是用珍惜海狮皮做的。要知道手掌大小的海狮皮就价值00万个星际币,何况这么大地飞船……看来,他很有钱啊……
“你……到底是谁?”依辰开口问道。
那个年轻人讽刺道:“你难道猜不到吗?”
这么富有,又能让东方傲乖乖地做着自己愿意做的事,还是自己熟知的,那么就只有一个人选了……
“你是希尔曼,不,你是大皇子李洛华。”依辰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这时,李洛华终于露出了一丝满意地笑容,“对,你可以叫我洛华。”
依辰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居然叫了大皇子的名字,这可是大不敬之罪啊。再叫洛华?借给依辰00个胆子,这个名字依辰是也是叫不出的。
依辰赶紧跪了下来,说道:“依辰不是故意叫大皇子的名字的,还望大皇子恕罪。”
“我说了,你叫我洛华就好了。”李洛华扶起了依辰,强硬地说道。
“依辰不敢。”依晨低头答道。
李洛华叹了以口气,说道:“罢了,赶紧上来吧。”
依辰坐在这舒适的飞船中,很是局促不安,身体都有些僵硬了。
但是,飞船中,没有一个人开口讲话。
良久后,李洛华开口说道:“依辰,明天宫廷地舞会你
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Com

Readme:辣文小说网www.lawen23.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