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败柳残花-第4部分

里走来。庄姝听了,急忙蹲下了身子藏起来。说不出为何,只不想在此时还见他。
半夏仍旧一袭白衣,墨发披散,形容慵懒。手里拿着一个竹编的小簸,装了茶叶儿。那双几乎磨破的云头靴就近在眼前,庄姝却做贼一般的猫在茶树下,不敢起身相见。额头落了大颗的汗珠儿,庄姝欲哭无泪。
忽然传过来一个清脆的女音,尽含温柔多情,如水波沙沙婆娑:“半夏,茶好了么?”
庄姝心里一惊,几乎晕厥。这声音竟然是长公主纷葩!她来这里做什么?
又听半夏彬彬道:“好了,能采的叶子也就只有这一些了。”
纷葩笑道:“这么多?!这些就够了!不过是斗茶的玩意儿,随便应付应付就好了。我正为难呢,又听邪说你这里茶树颇多,可有了转机了!”
半夏又道:“公主言重了!力所能及的事儿,这些茶树早晚过不了冬的,落了也是费了。”
庄姝越听越莫名,从未听说秋末的茶树仍旧可以炒茶的。忽然灵机一动,想到纷葩对半夏情意颇浓,莫不是来借口私会?!想到这里,心底又是一寒,一股无可奈何花落去怅然油然而起。薄唇一咬,泪珠儿又潸然而下。
泪眼婆娑之中,庄姝瞧见那茶树的缝隙里,白衣的半夏和红衣的纷葩站的颇近,几乎贴住。再接下来,只见纷葩身子柔柔一倒。嘤咛一声什么,两人便都沉默了。
庄姝闭了泪眼,任凭眼泪冲刷着自己屈辱心灰的躯体,只求此时涅槃超脱。
一清早,绕云一边草草挽着头发,一边带着小丫鬟儿端水进来伺候。谁知踏进绣房,却不见庄姝影子。找来找去,把绕云急的一阵心惊。正要去半夏那里找,刚出院门儿,便和一人撞在了一起。
绕云心情烦躁,正要骂人,忽然见那人正是庄姝。忙扶了她,关切问道:“小姐!一大早去哪儿了?”
庄姝脸色蜡黄干枯,双唇起了满满的水泡,眼睛通红,原本被绕云撞倒了,却也只是默默的爬起来,进了院子。
绕云忙追上她扶了,道:“小姐,这是怎么了?”
庄姝不发一言,冷冷走进房内,便直直在踏上躺下。那被褥连动也不动,开始时两眼望天,状如死人,末了,挤了两滴泪出来,便合了眼睛。偶尔身体一震,像是在抽泣。
绕云哭道:“小姐!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了?!”
小丫鬟儿绾素机灵的摸了摸庄姝的手臂,脸色一变,忙对绕云道:“姐姐,小姐身子烫的厉害!”
绕云先前也觉出来了,皱眉想了一想,半夏上朝去了,这病又来的如山倒。来不及多想,便从抽屉里拿了平日半夏给小姐使的零花钱儿。对着绾素道:“素儿,你快用热毛巾给小姐擦擦身子!我拿了这银子去门口找人去请大夫!”
绾素年纪不过十一二,尚未留头。见庄姝面如死灰,登时哭道:“姐姐我怕!不如我去找大夫,姐姐看着小姐?!”
绕云叹了一口气,急道:“那两个人懒得很!只怕我也未必使唤的动!你只好生在这里看着,我去去就回来!”
微绡红(中)
出了院子便直奔大门口,绕云心急如焚。这草堂内环境清幽,只是下人实在太少了!急匆匆扑到门口,那二人正在石狮子的影子里说着话儿!绕云正要去叫,忽然听其中一人到:“你当真看清楚了?!那可是长公主?!”
绕云顿时生疑,疑惑这二人怎么平白讨论长公主了呢?在门槛内又听另一人答道:“一清二楚!大人还称呼她‘公主殿下’,我远远儿的听见了!”
另一人又问:“看紧那个水性杨花的小姐!别让她从中作梗!”
一人又答道:“大哥,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太绝了?既然拿了她的把柄,她肯定不会胆敢从中破坏的!不如……”
另一人怒道:“白痴!你想想那日我们哥儿俩就在这里站着。她浮出来之前这河上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岂不是有鬼!再说了,侯爷吩咐我们看紧了她,必定是有原因的!”
绕云听到这里,依稀分辨他们又在谈论小姐。又说什么水性杨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从门槛内跨出来,大声道:“小姐病了,你们去请个大夫来罢!”
那石狮子后的两人吃了一惊,连忙绕出来。见了绕云,陪笑道:“原来是姐姐,怎么突然出来了?”
绕云冷冷一笑,将银子扔给他,道:“小姐烧得厉害!快去请个好些的大夫吧!”
那人一愣,疑问道:“小姐病了?”
绕云哼了一声:“还不快去!这半天一口水也喝不下了!眼看就剩一口气儿了!你去侯爷那里和管家请一个常用的太医来!”
那二人对视一眼,无动于衷。绕云啐了一口,骂道:“莫不是又没了看门的人了?大人上朝去了便无人能挟制你们了?我就在这里替你们看门可好?!”
片刻,年长的那人抱了抱手,说了一句‘不敢当’。便去马厩里牵了马,直奔夏侯爷府上。
绕云觑眼描了一下另一人,见那人低头正寻思什么。冷冷一笑,甩了袖子便急忙回去看主子的情况。
一到房前,谁知忽然传来一声绾素的哭吼!绕云吃了一惊,三步并作两步奔到房内。眼前的景象不由让她大吃一惊!
两抛雪臂一团墨云默默覆于枕上,庄姝口中出气多入气少。半扇鹅黄榴花儿锦被斜斜落在地上,绾素正跪在床下一边拾那被子,一边大哭。绕云心一疼,忍住了悲伤,连忙问:“死丫头!哭鼻子也不看时辰宝地!”
绾素见她进来,悲恸道:“姐姐!你看!血!”
原来方才庄姝昏沉醒来,只觉小腹剧痛,想要动一动身子。谁知才伸出来手臂,便一阵天旋地转,倒了下去。绕云顺着绾素颤抖的指尖儿看过去,那血红的触目惊心!
绕云也哭道:“这是为何?怎么会有血?”一面忍住悲恸,命绾素端来热水毛巾。素手解开庄姝的罗裙,那眼眶便又含泪。两腿上刺目的血红汩汩流淌,绕云悄声道:“快去叫了厨房的柳婆婆过来!记住什么都不许说!就说我要她马上过来!”
蓦然想到方才那两个看门人说的‘水性杨花’‘把柄’,绕云忽而恨道:“原来是这两个小厮搞的鬼!”
再看庄姝奄奄一息,显是失血过多的征兆!忙从小屉里寻出一枚人参养荣丸来,切成薄片儿放在庄姝舌下。一时又束手无策,那看门人却也久久请不来大夫!正焦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忽然听院内绾素慌张失魂的叫道:“姐姐!柳婆婆来了!”
绕云急忙迎出来,笑着搀扶进来她,暗暗命绾素去门口儿看着。那柳婆婆又是笑,又问道:“姑娘叫我来做什么?我可不会做那绣花儿的营生!
微绡红(下)
绕云隐晦道:“婆婆莫急!我一个姐妹做了那偷鸡摸狗的事儿,如今出了岔子!那负心汉又跑的没影儿了,求婆婆来救她一命!”
柳婆婆一愣,挽了袖子道:“看看再说!”
绕云悄然走到床前,将锦被掩了庄姝的面颊,只露出血染模糊的下身。朝柳婆婆道:“婆婆你看,可还有没有救?”
柳婆婆饱经风霜,一生只养活了一个女儿,不料也是未婚便和男子私会有了身孕。后来那男的害怕跑了,可怜她的女儿却被乡人活生生扔进了河里。此时见了,不由唉声叹气,十分心疼。看了那一床的血,又见这女孩儿细皮嫩肉的,十分爱怜,又恨道:“这些傻女孩儿啊!”
绕云也哭,道:“可不是傻么,还请婆婆救她一命。她活过来,再也不会干那勾当了!”
柳婆婆点点头,紧道:“快拿三根头绳来!”忽然见到那葡萄镜前金钗玉簪琳琅满目,吃惊道:“弄脏了小姐的床,可是不好!女孩儿家最忌讳这个了!大人小姐知道了,可怎么办?”
绕云忙递上头绳,道:“不碍事,小姐最通情达理的。况且昨儿才回来,就被长公主连夜请进了宫去,不会知道的。大人又上朝去了!”
柳婆婆于是放心,道:“你将这两根绑在她两手的食指上,要绑的紧紧的!然后再向上揪她鬓角的头发,我把孩子拉出来时,你可不要怕!”
绕云连声答应,便上了床,坐在庄姝头这边。柳婆婆自端了热水,拿了毛巾,来到另一端。没多久,绕云眼见柳婆婆一双血手里捧着一团血肉扔进了盆内,吓得不敢再看。低头见被褥内庄姝苍白的脸儿,不由落了两滴泪。
柳婆婆叹道:“作孽哟!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孩子!自己还是个孩子!怎么能生养孩子?”
绕云抽泣起来,无以作答。只是用力揪着庄姝的鬓角,默然泪下。
一时那血便止住了,两人合力换了新被新褥。将房内擦拭一新,绕云再三嘱咐柳婆婆保守秘密,那柳婆婆自然会意,不消多说。只是临出门时,对绕云点着绾素,悄声道:“不必对她多说什么,这小丫头子,不懂的。”
绕云也是这么想,便对绾素道庄姝腿上划破而已。绾素想了一想,便也笑起来,道:“吓死我了!那么多的血!”
绕云又道:“傻丫头!没见过世面的小蹄子!把我也吓得不轻!”
绾素羞赧道:“柳婆婆不愧是经久的人,什么都不怕!”
绕云听了,便道:“小姐怕大人挂念误了朝廷的正事儿,你也不要在大人眼前多嘴。等好了,一切都便好了。”
绾素笑道:“可是呢!从未见过大人和小姐这样亲的兄妹!”
绕云莞尔一笑,释然的看一眼昏睡的庄姝。又想起柳婆婆交代的饮食禁忌,想到还要这样一个多月,不由替庄姝担心。
庄姝是夜里才醒来,那时半夏已在她身侧守了一天,滴水未进。头脑昏沉沉的,像是记起有许多的血,却不怎么觉得疼了。手臂懒懒的,身上套着耦合夹衣,那一截露出来的手腕,白皙无华!尽头便是半夏温和清秀的五官,两抛幽深的黑眸,见到她醒来,笑成了月牙儿:
“姝儿!你总算醒了!”
又问:“怎么样了?腿还疼不疼?”
“吓死我了!”
庄姝正要说话,却见绕云在一旁使眼色:“大人也真是的!不过是鸡毛蒜皮的伤就吓成这样!等明日还得被人笑‘才子秀气’!”
半夏也不生气,呵呵一笑:“醒来就好!饿了么?想要吃什么?”
绕云笑道:“喏,这是半碗红糖燕窝。”
半夏欣然接过,拿了勺子,舀了一勺举到庄姝唇边,道:“来,多喝点儿。”
庄姝嘴唇未启,泪眼润湿了,扑簌簌落下了一顿泪。半夏心疼的拿了帕子,替她擦着,绕云也掩了脸,躲到了一旁擦泪。
庄姝哭道:“哥……我……”
半夏摇摇头,道:“别说了,是我不好,没好好照顾你。”
三人相对无言,只是哭泣。一时绕云忙擦了泪,劝庄姝道:“小姐,喝了这燕窝汤歇一歇。天也不早了,大人卯时又得上朝呢。”
庄姝点点头,硬是将半夏喂过来的都喝了下去。一时半夏怅然而去,临走仍将绕云叫道暗处,细问缘由。只是绕云是何许人,打定不说的,死活不说。半夏也只能疑惑而去,十分诧异。
题外败柳花儿:职业女性的刚强都是电视剧里编出来……最起码我周遭的同事(学历能力堪称白骨精)却不是那样,面对工作雷厉风行。但是毕竟都是女人,还是大龄未婚女人……生活里毕竟不是只有工作,女人最重要的还是家庭。中国最传统的道德观是根深蒂固的,我所写的每一段儿悲伤的事儿只是发生在最好的朋友身上的痛苦夸张而已。以免将来朋友们都老了,会忘记自己当年是怎样痛苦挣扎的。这该死的流言蜚语!但是生活也不是只有痛苦和无奈,我的亲爱的闺蜜们!

辣文小说网Www.shubao2.COM

Readme:辣文小说网www.lawen24.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1072